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白搭]安眠药(一发完)

yyx:

有隐晦的s(e)x描写呦


written by:yyx


summary:痴汉小白明恋记


*灵感来自小白近日关于《夏至》的一条微博


————————————————————————————————————————————————————————


(0)


让我们回到张伟和白敬亭确认关系的那一天。白敬亭再怂,还是鼓起勇气向他崇拜已久的大前辈表了白。




“大老师,您,您能不能接受一个男人喜欢你?”




“啊?分人吧。”




“是,是个演员行不行?”




“行啊。”




“比,比你咖位小很多行不行?”




“行啊,咖位算个什么?年轻人,不要天天脑子里只想着咖位,遇见喜欢的人不比咖位难得?等你哪天红透半边天了,结果半夜回到家迎接你的只有空餐桌,连个做夜宵给你吃的人都没有,那时候你得寂寞死,恨不得自己干脆不要那么红。”张伟手里搅着白敬亭给买的草莓冰欺凌,翻了个上天的白眼。




“年龄比你小十一岁行不行?”




“十一岁这么具体?”张伟尽管此时已经被甜食麻痹了心智,仍是嗅到风向:“男的,演员,不火没人气,比我小十一岁。小白,你这么问问题很容易让人误会啊,感觉你下一句是不是就要问,’我喜欢你行不行’呀?”




“那,我能不能喜欢你?”




“…?”




“我,我说,我可不可以喜欢你?”白敬亭一脸正气,腿在裤管里抖,耳根红得鲜艳,少年的心事昭然若揭。




张伟愣了一下。




这次撞在木头桩子上的,是一只小白兔。






(1)


张伟是个大明星,15岁组乐队出道,红过一轮之后,现在33岁的他正以歌手和综艺大咖的身份红第二轮,颇有红得发紫的趋势,走到哪里粉丝的尖叫跟到哪里。




喜欢张伟的人那么多,有男有女,有明星有歌手,只有白敬亭一个龙套小演员有能耐把张伟给骗上了炕。张伟和白敬亭确定关系的第二周,他们同居了。现到在,他们同居两周了,身体和心灵都处在对对方的适应期中。




张伟是个著名歌手,工作压力大,常常熬夜做歌到到凌晨,接着就失眠到天亮。




白敬亭是他的安眠药。早晨一睁眼,开窗通风,点上香薰蜡烛,下楼去从小煲锅里盛出一碗清亮的肉汤,连哄带骗地要哄被子里那个三十三岁的巨型儿童喝完。




老是熬夜的人要多喝肉汤,而且早上九点前一定要喝完,能够去湿补气,也有利于睡眠。如此坚持,张伟每晚也渐渐能断断续续睡三四个小时。




张伟刚起,胃口欠佳,挺不情愿地喝了肉汤,嚼着肉片和山药,半睁着眼看白敬亭一身正装,在两人的房间里穿梭翻找。一个小时后,白敬亭的保姆车来到楼下草坪里,等着接了白敬亭就赶赴片场,因为白敬亭新接的电视剧《夏至》今天开机。白敬亭收拾妥当了,发现张伟缩在被子里,只露了双滴溜溜的眼睛暗中观察自己,有点被萌到。




白敬亭一个虎扑,扑上床,把裹得软软香香的张伟禁锢在自己的手臂和身体形成的小空间里。




“大老师,那我要走了啊,接下来三个月可能就要耗在片场里了,没人早上端汤给你喝了,你睡不好怎么办?”白敬亭的手钻()进被子里捏张伟滑溜溜的腰,不满于和张伟的聚少离多。




张伟懒懒地拍开咸()猪()手:“哎呦喂,您可快走吧,每天早上催我喝汤跟催命似的,没了您我估计能睡得更好。”




“大老师,到时候可别想我。”




“想个屁。就三个月,想来想去墨不墨迹,以后还长着呢。小白,《夏至》剧本不错,资源来之不易,心无旁骛,努力拍戏,我教你该怎么说话啊,一到剧组,你就先…”




白敬亭捧着张伟包子似的热腾腾的脸蛋,阻止了那张粉红色小嘴的喋喋不休,把自己嘴唇上的唇膏均匀地“转移”到了张伟的嘴唇上。




“知道了,大老师前辈。”






(2)


在剧组待了一周,拍摄顺利,人际关系不错,但是白敬亭还是碰到了麻烦——他也开始和张伟一样彻夜不眠了,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其中的难受。脑子里的神经元细胞在黑夜里地持续兴奋,后脑壳枕着枕头那块儿总有根筋旋转跳跃,每一跳就是一个激灵地疼。越是失眠他就越想念张伟,因为他发现失眠的人很容易感到恐惧和孤独,就像被绳索捆绑住四肢抛进深海里,海水分子如琐屑的思绪侵占肌肉,麻痹神经。他一个二十出头小年轻白天都深感精力不足,而他的大老师,是如何保持在镜头前的无懈可击。如果可能,白敬亭甚至愿意失眠一整晚,换张伟三个小时的睡眠。




白敬亭在刷微博的时候刷出来张伟的一条动态,两分钟前的,是他新主持的节目《天天》的宣传。




白敬亭迅猛地一把捉住了同样失眠的张伟。




“大老师,您又失眠了?肉汤喝了没有?”——from 白敬亭 to 大张伟




“巧了,小白,您这也失眠?”张伟习惯性地顾左右而言他。




“汤喝了没有?”——from 白敬亭 to 大张伟




等了两分钟,没等到张伟的秒回。白敬亭拥被坐在屏幕的蓝光里,等不及又发一条:“你快睡吧,点个香薰蜡烛,记得把蜡烛旁边那纸巾拿远点。我也睡了。”




半分钟之后回复来了:“可那香薰蜡烛熏的我倍儿想吐…”




白敬亭有点蒙。蜡烛他每晚都点,纯粹是为了给张伟助眠,已经差不多烧了一半了。结果现在张伟突然说那味道熏得他想吐?




“哎呀,以前这不是您喜欢那味儿嘛,那点就点呗。现在我一个人,鼻子可算能解放会儿。”——from 大张伟 to 白敬亭




所以说,原来张伟一直不喜欢那蜡烛,但是误以为白敬亭特别喜欢,也就忍了一个星期的每个晚上,连一句抱怨也没有。白敬亭心里有点乱,不知说什么好。




“大老师,以后别迁就我行不行?咱们现在什么关系呀,有什么不满的告诉我,我慢慢改到您满意。”——from 白敬亭 to 大张伟




“哎呦,千万别这么卑微。” ——from 大张伟 to 白敬亭




白敬亭的心跳漏了一拍。




“不用您改。咱们聊点别的≖‿≖✧小白我告您一招,治失眠的,您耳朵伸过来。”——from 大张伟 to 白敬亭




“您怎么治不了自己失眠?说吧,我洗耳恭听。”——from 白敬亭 to 大张伟




“听我的歌儿,保管您能睡着。不是都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听着爱人的声音入睡’吗,您瞧瞧您多幸运,想听我的声音上网随便搜搜就能听~”——from 大张伟 to 白敬亭




“???哪里幸运了?您也不想想我要和成千上万的人分享我爱人的声音?”——from 白敬亭 to 大张伟




“哎呦,我怎么听着这话一股子醋味儿呢?”——from 大张伟 to 白敬亭




哼,怎么着了,就是醋味儿。一想到要和别人分享张伟,白敬亭就酸得不行。




好不容易哄得张伟有了睡意,白敬亭瞟一眼时间,自己只剩下三个小时可睡了。其实不用张伟提醒,白敬亭的耳机里早就放着张伟的歌,他侧脸贴真丝枕巾上,也渐渐能品出一丝困意。




距离他和张伟互相确定关系,刚好一个月,不长的时间。没有公开,张伟好像也还暂时没准备公开。




张伟是个歌手,一把好嗓子,白敬亭本来就怎么听也听不够,更别提再加上情人眼里出西施。早期唱片里脆生生的声音,英文demo里的浅吟低唱,音乐节目里浑厚的男高音,演唱到高音时独此一家的清脆婉转的百灵鸟唱腔,全都是瑰宝。




和张伟在一起的时间越长,白敬亭就越不满足于现状。他嫉妒。但是看在张伟的有些声音只给白敬亭听到的份上——比如,撒娇时的软糯,刚睡醒的迷茫沙哑,午后阳光和钢琴伴奏的鼻腔哼唱,还有,雨天里潮湿而混乱的喘()息,求饶,草莓甜味的调()笑,还有,还有,被欺负狠了,带着新鲜泪水味道的,疼痛的,情()动的,唇()齿()绞()缠的间隙溢出的…




从白天到黑夜的,又从黑夜席卷到白天的,只属于两个人的每一刻。






因工作分居的第一个夜晚,白敬亭在张伟的歌声里进入梦乡。




(3)


一个月的分离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




白敬亭需要天天听到他的情人在电话里对他说话才能入睡。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可是白张二人的职业就决定两人的自由时间都不多。白敬亭被锁在片场拍摄,张伟全世界各地飞,两人在北京共同的家都积了灰,成了空巢。




白敬亭很想张伟了。




张伟刚刚录完了《天天向上》。从演播室出来,又被拉去吃夜宵,实则是应酬。身边是觥筹交错,他一人朝窗外看,夜色浓重,街上灯火辉煌,脑子里绷了一晚上的弦几近断裂。




接到白敬亭的电话,他和身边的涵哥示意了一下去了包厢里的洗手间。门的隔音不好,张伟打开了水龙头接了视频通话。




视频一接通他就发现了白敬亭一双哭过的兔子眼,心里揪着疼了一下。




“怎么了这是?失眠?失眠怎么失成这幅鬼样子?现在半夜三更还打电话给我?”




“不是失眠,就是拍了场超级惨的哭戏,导演满意了,我自己觉得还不够,但是今天实在太累了,休息一会明天接着哭。您这什么表情...心疼我?”




“废话。”




“大老师。”白敬亭陡然间被拨得动了情,声音喑哑。




张伟听出了白敬亭的情动,然而此时又正好有人来敲门说要用洗手间。张伟一时间又羞又慌。“干干干嘛呢?”




“现在可以吗?”白敬亭没有发现张伟这边的异样。




“一天到晚想些什么害不害躁,我我我我先挂了!”张伟怕门外的人听见聊天内容,等不及撂断了电话。




湿发上的水滴落下来,渗进浴袍。白敬亭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发了一会儿愣,不明白张伟为什么要临阵脱逃。失落和空()虚是肯定的,但是作为大老师的秘密男友,白敬亭明白自己得学着懂事,守得住寂寞。等到大老师开口说“好”,他才跟着点头。




白敬亭还是忍不住发过去一条微信文字:“那,今晚我等你?”实在是太想念了,自制力快要到了极致,如果无法触()碰,那么听听声音幻想一下,说不定也能得到满足。




两个小时过去了。一天又过去了,张伟没有回。白敬亭把微信程序点开又退出,每一次都没有等来他想要的回复。




(4)


白敬亭觉得自己要疯掉了。拍《夏至》的时候难得地进不了状态。白敬亭演的“陆之昂”在剧中有一位官配,剧中叫“颜末”。饰演颜末的惠子小姐是个鬼精灵的女孩,私下里套出过白敬亭不再单身这件事,只差没套出大张伟的名字。




“你打电话给她呀!问她为什么不回微信?”颜末还以为白敬亭正和一个女孩深陷情网。




“他平常挺忙的,被打扰到通常会很不高兴。”




“忙能成为不联系的理由吗?我不忙吗?你不忙吗?大家都忙。”




“唉,不是…我和他差距太大了。他是...真的忙。说不定他是忙忘了呢,我还是静静地等他回吧。”白敬亭叹息。




“唉,你啊,真是看得人心疼。”




白敬亭没有反应过来。




“失眠只有她的声音能治,打电话小心翼翼挑时间,她不理你你就茶不思饭不想。被吃得死死的。”




白敬亭一边听,脸一路红,最后笨拙地挠着后脑勺。




“你以前没有挠头这个习惯性动作,和她学的?”颜末挤着眼睛问。




白敬亭被说得手足无措。




“被吃得太死了...是不是不太好?”抿了抿嘴唇,白敬亭忍不住问。




“倒是不一定不好。但是,千万不能让自己太卑微。”




(5)


卑微。




白敬亭细细咀嚼这这个词。张伟这么劝过他,现在颜末也来这么劝他。




民国才女张爱玲是不是这么说过?“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白敬亭觉得挺好的,如果对象是张伟,倒也不亏。




颜末啃着盒饭里的鸡腿看着白敬亭一个人坐在那儿笑得嘴角都快裂到耳根那儿去了,就知道他又想起了谁。




(5)


《夏至》这部剧还没拍完先火一步,路透照在网络上传得满天飞。白敬亭知道,这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自己就是一个小男二,饰演男一和女一的演员,那可是时下最火的小花旦小鲜肉。




白敬亭的化妆师觉得白敬亭是个好孩子,倒也细细端详过他:“小白外貌条件也挺不错,就是不上镜,照硬照太吃亏。”白敬亭本来不太在意人气这些,但他珍惜化妆师的话,回:“劳烦您费心了。”




结果白敬亭倒是被自己在镜头里的形象给惊艳了一把。化妆师真的费心了。




那天,娱乐新闻又被娱乐记者传出的一组剧照刷屏了。白敬亭拍完了当天的镜头,晒得快要崩溃,化妆师在酒店房间里给他卸了妆,又厚厚敷了一层海藻面膜稳定肌肤。然后给顶着一脸绿泥的白敬亭展示了路透照。是他和颜末,俊男美女,一副神仙眷侣的样子,让群众好不羡慕。




“你和颜末被拍了耶。”




“拍就拍了呗。”白敬亭觉得无所谓,一个拥抱而已,都是剧本里写的。




化妆师给白敬亭弄完了晒后修复就走了。白敬亭仰面躺在床上,开了一点窗,夏日的晚风回旋在头顶上方。白敬亭对着张伟的微信名称发呆,结果张伟的电话居然主动打过来了。真是奇闻一件,白敬亭一直以为张伟根本不知道怎么拨出号码。




电话一接通,张伟兀自在那里喘,喘()得百转千回。




什么都不用说了。酒精和夜晚的双重作用下,两人喉头的喘()息和呢()喃能在话筒里粘连出银()丝。




是张伟先挑起来的。一段心醉神迷的phone ()sex,也是白敬亭的初次尝试,从一开始被对方捉住了手的引导,到后来渐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张伟在床单里软成了丝,软成了线,顺着汗水滑过肌肤纹理的还有从窗外飘进来的冰凉的雨,浇不灭身上心里的火团。




白敬亭仿佛能听见电话那头的雨声淅沥,肥厚多汁的绿叶颤颤地卷曲着,雨幕耐心地把树叶卷卷一点一点冲()撞开来。天上地下都是湿漉漉,浆果植物接连渗出香幽幽的果汁。冰凉凉湿漉漉的雨水和果汁搅拌在床边的床铺一角,寂静的雨声遮盖了一切不适宜被窥探的,直到一道亮白的闪光划过墨黑的天空。




张伟惊声说:小,小白...下雨了,你抱紧我。




白敬亭尚且还沉侵在汹涌的情()潮中,对于电话那头突如其来的缱9)绻,无奈却无法给出回应。




“对不起,等我拍完戏一定…”




张伟缩在被子里哭了。“白敬亭你这个王八蛋…我现在就要抱,要你是干嘛的?”




白敬亭的心脏好像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玻璃容器,盛着满满一汪温热的柠檬水,暖,微酸。




(5)


白敬亭这边的拍摄进行得一直顺利,很快要杀青了。导演对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赞赏有加。




这天白敬亭早上六点到的剧组,天色熹微,他揉了把眼睛,导演笑眯眯拍他肩头:“最后一场了,陆之昂,表现不错,今天一鼓作气搞定它。”




被导演以角色名直接相称,面对如此高评价,白敬亭恭敬:“劳您费心了。”




“盒饭都买好了放在这儿了,等着你早早收工,领盒饭吃。”




“哈哈。”剧组同事在旁边笑。




白敬亭其实也想快一点儿,但他心里没什么谱,因为即将要拍的是一场求婚戏,而白敬亭没有向人求过婚,抑或是被求过婚。他饰演的“陆之昂”要向等了他三年,等他出狱的“颜末”求婚,这是两人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刻。




白敬亭在深夜里认真分析过“颜末”的心理。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孩花费了不止三年的青春,等待她喜欢的人忘掉另外一个女孩,等待他喜欢上他,结果等到了的是喜欢的人锒铛入狱。又是三年堪称绝望的等待,喜欢的人狠下心拒绝和她见面,不想她看见他狼狈的样子。幸好最后可怜的女孩等来了求婚。




白敬亭挺喜欢颜末的,喜欢这个角色,他觉得颜末那股执拗的劲和自己特别像,即使是被人一手掌控住喜怒哀乐,还是总有办法越挫越勇。不过幸好,白敬亭喜欢的人心里其实也软得不得了,连生气伤人都是虚张声势。




(6)


《夏至》这部剧是现场收音的,各个角落里都布置了录音设备,录下现场各个声音,后期再进行除噪等处理。




白敬亭在导演的要求下,和颜末的积极配合下,导演静静打开了录音设备。白敬亭静静地把颜末拥在怀里,酝酿求婚所需要的情绪,没有注意到人群越来越近的骚动。




直到听见有女声疯狂地喊着:“大张伟!大张伟!”白敬亭才猛地睁开双眼。太阳太刺眼,他眼花了好久才在一片白内障般的闪光中找到了人群中的那一头标志性的挑染的绿头发。张伟居然来了拍摄现场探班,片场的女生都疯了,三四十个女孩子围着那个松松垮垮的绿头发要拍照。张伟也是一向宠粉到没有底线,粉丝说要他躺下,他就就地躺下,被一群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围着,喊各种口号拍各种照。




介于地下恋情,白张二人很少私下通行。白敬亭这也是头一次亲身体会到他的秘密男友真的是一个大明星。他一把张伟现在模范巨星的样子和只有他见过的那个情到深处总是欲语泪先流的张伟联系起来,就觉得真是刺激得不得了。好似他掌握了张伟的全部——从内到外。他尝过他的泪水,也是咸的;他抽过他搁在烟灰缸旁边的烟;他知道摩挲脊柱的哪一节最能让他表情动人。




“大老师。”




张伟本来还躺在地上任人拍照,被人群挡得只剩一个头顶。听见白敬亭叫他,就着趴着的姿势,向着白敬亭的方向爬了几步,四肢着地,仰着头喊“小白”的模样,像只纤瘦柔韧的猫。




白敬亭有点头晕目眩。他还是比较保守,张伟这样猫咪般的姿态,引他回想起两人之间最刺激,最让人脸红的那一次。




张伟露出得逞的笑:“小白怎么啦?看这脸红的,热的一身汗,可别中暑了。”




白敬亭顺着张伟的目光示意,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颜末的手还挽着他,入了戏,姿势挺亲密的。白敬亭想起上次张伟看见自己和颜末的亲密照,吃醋得直哭,赶紧把颜末姑娘的纤纤玉手拿开。颜末觉得一向绅士的白敬亭有点反常,拿陌生的眼神看他。




张伟过来探班,并没有事先给白敬亭通知。白敬亭一路幸福得直冒粉红色泡泡,还以为张伟是特意来给自己一个惊喜的。等到被带到远离张伟的疯狂粉丝的地方了,能够好好和张伟说两句话了,他才发现自己是自作多情了,张伟是来隔壁演播厅录节目的。




《举杯呵呵喝》,上这个节目要喝酒,白敬亭不免担心。




“就你那一杯的量?”




“喝了酒比较好睡着。”张伟无所谓地摊手。




白敬亭听得挺心疼,他想起上次phone sex的时候,张伟也是喝得迷迷糊糊的,要抱抱的时候声音黏黏糊糊的,边说还边打着可爱的酒嗝。




他想着,就按着张伟的后脑勺把小小一只的人抱进怀里。张伟的头发刚修剪过,后脑勺发茬硬硬的,很清爽,扎得手心酥酥麻麻。张伟也被抱得很舒服,白敬亭身上的香水是他买的,淡淡地萦绕在鼻尖,甩甩头还在,这让他感觉白敬亭整个人也逃不出他的视线。他用额发在白敬亭胸口蹭。




“你今晚住哪里?”白敬亭感觉张伟的小手在摸索着他的肩胛骨。




“你说哪儿就哪儿呗。”




(7)


白敬亭回到了摄影棚,发现导演,颜末和化妆师都围在录音室,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他有点莫名其妙,但又被各种欲语还休的眼神看得心惊胆战。




“那个,大老师走了?”导演率先问。




“对啊,隔壁演播厅录<举杯呵呵喝>。”白敬亭看着围在播音设备旁边的大家,“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出什么事了?”




导演,化妆师还有颜末都面露难色。




“是这样,小白,刚刚我们不是现场收音吗,为了保证立体环绕声,咱们各个角落都装了录音设备。




然后吧,刚刚其中有一个录音设备正好录到你和大老师…”




白敬亭蒙了,但他脑子里没蒙,拼命回想刚刚和张伟说了有些什么不能被人听见的。




…好像都挺少儿不宜。




“所以,小白,你和大老师…”颜末试试探探问。




“是,没错,我和大老师。”白敬亭眼一闭心一横。




然后他听见周围居然有掌声响起。白敬亭睁开眼睛,发现化妆师和颜末被感动得眼泪汪汪的。那种感动,是一种“我注孤生的儿子终于找到男朋友了”的感动。




“别宣传出去,行么?”白敬亭哀求。




他得等他大老师点头。




(8)


《夏至》剧组历时三个月,终于赶在夏季的第无数场阵雨前杀青。




(9)


张伟还在录《举杯呵呵喝》。




他被酒桌刻意的昏暗灯光弄得更困倦,最近他失眠得太厉害,困,却睡不着,痛苦万分,恨不得白敬亭拍摄的进度能飞着赶完,要不然没有人从后背抱着他,他夜夜得陪着都市的不夜城彻夜清醒。




白敬亭是他心里的一座小小的岛,足够温暖,足以休憩。




酒桌上,他半清醒半糊涂地喝下了很多酒,也被灌下了很多酒。说了很多深思熟虑的话,也糊里糊涂犯了很多傻。他怕惹事吗?怕,也不怕,但他懒得管这么多。




喝醉了节目就能停,停下了,白敬亭就会在门口等着接他,他们说好了的。








(10)


张伟喝到了几成醉,白敬亭不知道,连张伟自己也不知道。




张伟在《举杯呵呵喝》演播室的门口攀着白敬亭的肩膀,像小猫洗澡一样,认真地,专心致志地舔白敬亭的脸。




张伟的经纪人拿着张伟的外套要给张伟披上,被张伟推开:“我要小白帮我穿。”




临了要上保姆车了,张伟摇摇晃晃宣布:“我要坐小白的车。”说完了往旁边一栽,白敬亭赶紧用胸口接着。张伟的小手摸过去缠住白敬亭的腰,白敬亭顺势用自己的大衣把身体滚烫的张伟裹住。




白敬亭说:“不好意思啊。大老师交给我吧。”




经纪人站在原地,战战兢兢地目送白敬亭的车绝尘而去。






(11)


张伟在后排座位上红着脸,阖着眼嘟嘟囔囔,看起来有点难受。白敬亭从后视镜里发现了,以为他要吐,就把车停在路边,想把歪斜在后座上的张伟扶起来。张伟耍赖,全身骨头都是软的,白敬亭扶了半天,自己倒是出了一身汗。




“大老师,你还好吗?有没有不舒服?”车内狭小的空间里,白敬亭跪()趴在张伟身上。




张伟勉勉强强把红眼圈撑开一条缝,像只醉酒的兔子:“你叫我什么?”




“大老师。”白敬亭无奈地笑着,重复了一遍。




“叫我的名字。”张伟用气声说,“叫我’张伟’。”




白敬亭的长睫毛闪了闪,扑在漆黑的泪痣上。随后张伟湿润温暖的吻一枚接着一枚地,纷至沓来。


“张伟。”




张伟扣着白敬亭的后颈,仰头笑得像个小傻子。白敬亭闻到他嘴里甜蜜蜜的酒味。天啊,这个人连喝了酒都是甜甜的。




张伟的小手已经开始四处游走,就在这小小的车厢内,气温逐步爬升。直到白敬亭已能感受到他和自己紧()绷的形状,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按下眼睛里和心里烧着的火。




“张伟…等一下,等回酒店。”声音喑哑,即使是阻止的话语也没有任何威胁性,倒像是诱()惑的毒酒。




张伟拿无比委屈的,湿湿的红红眼看他。




“就在车上。”




“就在车上?”




“就在车上。”




昏黄灯光里,是谁伸出的细长手臂,拧开了车载音响。










《Side to Side》By: Ariana Grande


I've been here all night(我一整夜都在那儿)


I've been here all day(我在这呆了整天)


And boy got me walking side to side side to side(奥,男孩折腾到我都腿软)




Been tryna hide it(我试过埋藏情感)


Baby what's it gonna hurt if they don't know(宝贝,不让他们知道就不会受伤)


Makin' everybody think that we solo(让大家以为我们是单身)


Just as long as you know you got me you got me(就只要你知道你有我)


And boy I got ya(而男孩你是我的)


Cause tonight I'm making deals with the devil(因为今晚我与恶魔达成交易)


And I know it's gonna get me in trouble(我也知道我会因此染上麻烦)


Just as long as you know you got me(只要你知道你有我)




These friends keep talking way too much(朋友们废话太多了)


Saying I should give you up(说我应该放弃你)


Can't hear them no cause I(我听不进,因为我…)




I've been here all night(我一整夜都在那儿)


I've been here all day(我在这呆了整天)


And boy got me walking side to side side to side(奥,男孩折腾到我都腿软)




I've been here all night(我一整夜都在那儿)


I've been here all day(我在这呆了整天)


And boy got me walking side to side side to side(奥,男孩折腾到我都腿软)




……








(12)


2017年7月8日,《夏至》完播,收视告捷,白敬亭摇身一变成为少女收割机,晋身男神行列。










(13)


2017年7月8日。




白敬亭发出如下微博(点赞85万,评论9万):




[颜末,陆之昂以后就交给你了。




我下线啦~]








(14)




——“张伟,我以后就交给你了。”




(点赞2人)








end.


——————————————————————————————————————————————————————————————————————————————————————————————


故事是我臆想的。




其实这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甜文(对,这是一个有颜色的甜文),真诚希望除了甜和颜色之外它能带给您其他的感受。比如山药排骨汤和香薰蜡烛可以改善睡眠,比如和小张巨星谈恋爱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歌曲《side to side》真的好听,建议当bgm。




文中要抱抱那个梗有大大写过,但是我跟她完全写的不一样,嗯,应该没关系吧。




没错,写这篇的目的就是抠(13)(14)这两颗硬糖。


喜欢这篇吗?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