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专车司机

HzhAoLF:

专车司机
张伟不会开车,工作人员也像专门招的不会开车的人一样,张伟只好下某知名网约车找专车奔波于各工作地点。
“师傅,您车上这饼干挺好吃的啊,怎么我买不到啊,淘宝也没有找到”张伟以前一直约那位师傅最近没有做了,只好换了新的司机,这位比起前面那位要安静很多,车上还放了很多焦糖饼干,就这一点,张伟就觉得比前面那位更懂贴心。
“这个是我爸爸上次给我带来的,他喜欢吃这个,我觉得腻”合着和贴心没有联系,只是嫌腻便做了一个顺水人情。
“啊?那您爸爸哪个市场买的啊?我让我妈去买点丢家里”张伟说罢又开了一块放在嘴里
“我爸从上海带来的”
“啊?”张伟两口就吃完了吧嗒了一下嘴当回味,主要吃了一路了,他不太好意思再吃了“您不是北京的啊?”
“我这个上海普通话能是北京的吗”那个人声音里面带着笑意,在等红灯的时候,他俯身去开副驾驶前边的箱子,拿出一个塑料袋抓了一把饼干递给张伟“你喜欢就多拿点走,你瘦成这样丢我们上海一个台风就刮走了,就该多吃点”
“您都没吹走,我也还差点”

张伟之后的工作都是这位来接,人家接了两个星期左右,张伟才知道人家的名字。
薛之谦,还挺好听。
那天张伟结束工作都要临近凌晨一点了,外面暴雨加闪电的,楼上工作室的沙发早就被占据了,张伟只好腆着脸拨了薛之谦的电话,打了快六次才打通。
“薛总啊…您睡了吗?”
“嗯……?”那头薛之谦像七魂带着六魄去外面修炼游玩被主人临时拎回来,还迷迷糊糊。
“不好意思啊…外面这个雨太大了,您能来接我一下吗?”张伟躲在屋檐下面,时不时还有雨溅到他的衣服上,做得头发也塌的差不多。
薛之谦一下起身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雨,早就不是滴答滴,倒像是铲他家屋檐嘴巴一样啪啪啪的。
“给我定位吧”

薛之谦到的时候,张伟这个处女座正皱着眉瘪着嘴和粘在身上的衣服战斗了。
薛之谦对着窗子外面嚎了一嗓子“张伟!”
张伟捂着头跑上了车,对着副驾驶就去了“哎哟喂,这雨来之前也不发一高能预警”
薛之谦没接他的话就丢了件外套给他“穿上,刚刚入夏还没那么暖和,你还淋雨了,别感冒了”
“谢谢,薛总啊”张伟麻溜儿的套了薛之谦的衣服,看了一下薛之谦,这个刚刚还叮嘱他初夏没那么暖和,自己倒是大裤衩子大背心的“还说我呢,你自己看看你穿了多少”
“我睡觉的时候穿的,忙着来接你就没换”
没来得及换衣服,倒是来得及找件外套给张伟带来。
“夏天是雨季平时带把伞在身上,我看有竹子的伞,也不重”薛之谦有一句没一句的念叨着张伟“要是忘拿伞,雨太大,加班加得太晚都可以打电话给我的”
“好”张伟看着雨刮来来回回的摆动,心想下雨天有人接还是挺好
“吃晚饭没有”
“六点来钟吃了个肯德基新出那个牛油果堡,嘿,你别说,我还真没吃出牛油果的味道,不是那代言人长得还凑合,我就要去告他们欺骗消费者”张伟边说边觉得自己饿了
“是不是饿了”薛之谦问得及时得张伟感动
“有点”
“你自己拿饼干垫着,我带你去撸串儿”

薛之谦明明是个上海人,但是对北京的路挺熟悉,带着张伟去了一个小店,张伟下车的时候踏到了一个小水洼,薛之谦看他整个人提着一口气身体一僵。
“不打紧,我车上有擦鞋的东西的”这句话说完张伟慢慢把提着那口气慢慢吐出来。薛之谦感叹,张伟这个处女座真不是徒有虚名,薛之谦只好急忙给他拿东西来擦鞋,张伟才稳稳当当坐下来吃饭。

张伟的洁癖没有发挥在吃上,对于吃东西的环境他没有什么要求,这点薛之谦很欣慰,因为这家店就像毛坯房一样。
薛之谦点了烤串儿和一盘小龙虾,张伟一直没动小龙虾,光吃串儿。薛之谦百思不得其解啊,小龙虾的味道,但凡是个不过敏的凡胎肉体都难以拒绝啊。
“你小龙虾过敏吗”
“没有啊”
“那为什么不吃”
“壳难得剥”
薛之谦悄悄的剥了两个放张伟碗里,张伟倒也不客气。
薛之谦名字和人都挺书生气的,吃起饭来倒是可爱许多,他喜欢把腮帮子都塞满,像个松鼠,像个兔子,张伟差点看着薛之谦这个吃相走神。
毕竟他喜欢男的啊!
反观张伟的吃相,不像松鼠不像兔子,像幼儿园大班班长,这两个人在一块,就一出童话,但是故事内容应该挺实在的,大概是幼儿园小朋友带着小兔子翻墙跑出来改善伙食的故事。

两个人吃完了七八十串,两份小龙虾,张伟撑到走路都要挺住肚子走。
上了车还又生生塞了一块焦糖饼干进嘴里,不是薛之谦拦着,他还能再吃点。
第二天一早薛之谦来接张伟的时候就给他带了一份粥,像提前知道张伟会一上车就抱怨拉了一晚上肚子一样。
张伟坐在副驾驶上边揉肚子边感慨“多好啊,您以后娶了媳妇,那姑娘真幸福,雨天有人接,拉肚子还给熬粥养胃”这么一说张伟得鼻头一酸,多好的人啊,居然不是自己男朋友,可惜可惜。
“也没那么幸福,她没你幸福,毕竟你是头一份”
薛之谦说这个话的时候,张伟又开了一包饼干,听到薛之谦说这个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居然是头一份?您以前女朋友都没这个待遇?”
“我以前都是男朋友,用不着那么好的待遇”薛之谦说男朋友的时候平静得要命,这个也是薛之谦的一个特点,说什么都平静,这种平静带着莫名的拽,但是不讨厌。
男朋友?张伟差点在薛之谦平静的语气里面没寻找到这个词,等他反应过来,他差点没让薛之谦靠边停车,他先去蹦个迪庆祝一下。
“张伟”薛之谦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结束脑内蹦迪。
“嗯?”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啊?”张伟一下就懵逼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掩饰得挺好的啊
“你喜欢我最好,不喜欢我,那我就追你”张伟一刹那以为自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女主角“其实和我谈恋爱挺好的,焦糖饼干管够”
“我爱你,薛之谦”张伟最后的矜持,准备让薛之谦追他个三个月的矜持都拜倒在焦糖饼干的塑料袋下

后来薛之谦问他“你当初答应我到底是爱我还是因为饼干管够”
“肯定因为爱你,但是最后推波助澜的还是饼干”
“哦”
“诶!别收饼干啊”
(好像南北联文要开始了,本小透明可以看到一系列高质量的文,非常激动了,也可以乘机偷师学艺一下了,还有就是我打标点了,开心吗!最后,我最近沉迷智障无法自拔)

评论

热度(108)

  1. 源赖光出来挨打HzhAoLF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