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信云】蓝老虎与红企鹅的故事

柠茶子:

*潮流组!!他们全世界第一可爱。
*糖,请放心食用。
*有超轻微邦良。


——



耳畔的喧闹声着实扰得人心烦。



倚在小巷墙边的韩信挑眉,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面前的几个人后笑道,“怎么,来我这儿搞事,自己反倒先内讧了?麻烦你们快点,不行的话就一起上,我还有约。”他的话说真不真,说假不假。约了人是真的,但着急却不是因为这件事,毕竟他韩信迟到的习惯基本改不了。



本还在吵闹的几个人忽的安静下来,大概是听到韩信如此挑衅的话语又站回了统一战线,嘴里骂骂咧咧地便是要一起围住韩信。后者仍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估计也就是这点才使他如此招人打。



这一战,说好听点是切磋,难听点就是路旁的小混混的地盘争夺战。这区域是韩信的,自然韩信打架技术也是一流,不过他还是个高中生,经常逃课的那种,因此他们班里有个整一就乖宝宝模样的班长,整日和韩信对着干。



当韩信侧身躲过面前人的攻击时,身侧忽然飞过一把小刀,随后死死地钉在地上。韩信脸上汗涔涔的,任是再厉害的,七八个人一起上也难免没那么多心思。他盯着那把刀,三两步脱离人群拉开安全距离。



“没想到还是个会玩小把戏的人啊,可惜没用。”出口的仍是挑衅的话语,仿佛刚才那一切都只是真正打斗前的热身运动,那几个人不免更恼怒了。



当韩信正想认真好快点解决这几个人时,身后忽然听到了泡泡糖炸开的声音,旋即一个仿佛是刻意压低的声音传入耳中,“闲着无聊,一起吧。”话音刚落,声音的主人就上前窜入人群中跟他们周旋起来。



韩信这才看清来人的装扮,红色的袄子似乎显得有些笨重,头顶还带着帽子有些挡住了脸,看不清是谁,不过韩信忽然就想给他起个外号——红企鹅。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可不是关心他穿的是什么,韩信本不喜欢别人插手的原则忽然被他打破了——这个人,总感觉会很有趣。韩信勾勾嘴角,接着也投入了群架中。


本来没见过的两个人配合的却意外默契,韩信随手解决面前一个人后后背抵在那人背上,微微侧头扬着兴奋的口吻开口道,“兄弟,你身手不错嘛。”那人连头也不回,只是微微拉开和韩信的距离,漂亮地给了还在上前的混混一个过肩摔后回应。



“分什么神。”



韩信不屑地看了一眼地上躺的七零八落的人,出口便是讽刺,“这种菜鸟,分神也打得过。”本是很符合韩信作风的一句话,却换来了红企鹅同志的一声轻笑,“果然是以狂妄出名的韩信。既然人解决了,在下先告辞了。”



闻言一愣的韩信这才想起这人自己并不认识,出于好奇的心他两步上前拦住那人,不过没什么用,他还是打算离开。



“诶——好歹告诉我你叫什么,以后打群架好有个照应。”韩信知道自己打群架从来都是自己上,这次这么说也不过是给自己留住他找个理由罢了。红企鹅压低帽檐,沉默后轻声道,“名字只是个形式,知道了有对阁下有什么意义?”像是反问,又像是陈述句。



韩信没料到他会如此回答,心底没来由有了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觉,可那人还偏偏又火上浇了一把油,“无事就不要耽误我的时间,抱歉,你挡路了。”



“挡路?”韩信忽地嗤笑了一声,反手就将那人压在了小巷的墙上,他挣扎后并没有什么用,韩信的力气竟比自己大了许多。“这是我韩信的地盘,我站在哪是我的自由。”韩信猛地低头在那人耳畔呼出热气,还没等僵住的人反应过来开口说话时韩信就已经捏住了他的帽檐。



“那么让我看看,敢在我地盘闹事的人,究竟是谁?”



帽子掉到地上,四目相对,竞没把韩信吓个好歹。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班里的尖子生,同学眼中的乖宝宝——赵云。



“你个混蛋快松开我。”一时被揭穿这件事赵云是没想到的,脱口而出的便是这句话,这可有负他好学生的名号。韩信愣了半天,忽地开始大笑,“没想到啊赵云,你竟然会打架,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赵云差点就抬腿踢他了,还好韩信及时反应过来又压住他。



韩信这时才有功夫认真打量赵云,平常和他的交流不过是斗嘴,就连刚才探寻到了他的真实身份也没来得及好好看看。



赵云长的着实算得上温润,虽然没有韩信那般硬朗的轮廓,但柔和才像是更符合他的气质——像只温润无害的小白兔一样。而且韩信还比赵云高了半个头,显得平日高大的赵云就有些小,就是那种能圈被韩信在怀里当小白兔的那种人。



不过小白兔一下变成红企鹅这件事韩信还是有些转不过弯,他头顶的蓝马尾晃了晃,挠的赵云的脸痒痒的。过了一会儿,许是忍不住了,赵云哑着声音问道,“你看够了没有。”韩信下意识摇摇头,腾出一只手捏着赵云下巴像是要更细致的观察,却被赵云躲开。



“说起来你打架时身手这么厉害,偏偏生了个如此小媳妇的脸,白白净净的,真不像打架的,”韩信啧了一声,又望见了赵云左半边脸不知何时被划的一道小口子,继续说“打架也不看着点,这么好看的脸,留疤了可怎么办。”



赵云终是忍不住了,趁着韩信还在分神的功夫猛地挣开禁锢,随后瞪着他咬紧下唇开口,“你有病啊?我就不该闲着无聊出来逛,要不是怕你打不过出点什么事我负责任,我才懒得管你。”这可不像赵云所说的话,韩信感觉自己听错了。



所有人眼中的赵云都是温顺的,对人非常温和,学习还好的要命。如此这般的人居然会骂人,还是懒得去给自己负责任,怎么说这都和赵云不像同一个人,莫非,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韩信有一种窥探到宝物的感觉,他轻笑着,随后对着转身要离开的赵云喊到,“喂,小企鹅,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不怕我说出去?要不你给我点什么封口费?”



赵云脚步一顿,只留下轻飘飘的一句,“你爱说便说吧,我没空陪你玩。”



“以我好好学习不拖班级后腿做条件,你给我补课怎么样?”韩信其实脑瓜很灵活,但就是不听讲,还违纪,如果努力的话,和赵云差不多就能不相上下了。韩信这么说也不过是想多和赵云相处相处罢了。



“搞得像你有秘密让我闭嘴一样。”



果不其然,韩信料定赵云会回来,因为他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耽误班级的学习,这是他作为班长的责任。



似是无奈的赵云轻叹一口气,转身回到韩信面前,“周日,在这儿见,我带你去找地方补课。”



“成。”



韩信心情甚好地来到了他和那俩人约定好的地方,离老远就看见刘邦和张良在那边似是打情骂俏?等韩信走近后,刘邦弯眸望向来人。



“哟,可算是来了啊,是不是遇到哪家小姑娘被勾走了魂儿啊。”刘邦摆弄着手里的杯子,随口调侃了一句,下一秒张良就将书敲在刘邦头上。



“第四句。”“...诶——子房你看重言都来了,我们也可以结束了不是?”“麻烦背下第四句。”张良手里拿着一本课本,似乎是在给刘邦补课。韩信看着这俩人的日常,忽地就觉得巧了。



“小姑娘倒不是,是个有趣的小企鹅。”



然后刘邦和张良就像看了鬼一样看着韩信,后者只是神秘一笑。



周日很快就到了,两个人也都对对方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赵云惊奇的发现韩信其实很聪明,一点就通,如果除去补课时的动手动脚,其他一切都很顺利。



日子很快就过去了,赵云和韩信也越来越熟络,甚至已经达到了好兄弟的地步,全班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两个当事人都一副很自然的模样,他们也就懒得管了。




又一次补课,傍晚的阳光还算是暖洋洋,坐在窗边的俩人还在闲聊。



“下次考进校区三十就可以了。”赵云轻描淡写的吐出这几个字,韩信却翻翻白眼,“小企鹅你以为校区三十那么好考?”赵云瞥了一眼韩信盯着试卷认真的侧脸,不知为何挂上了一丝笑,“我可没穿那套衣服,再叫我企鹅,我就叫你傻老虎了。”



“乐意至极,不过我更想你叫我重言。”韩信甩了甩那一头耀眼的蓝毛,无所谓的开口。



“....重言。”今天的赵云不知为何异常听话,韩信侧头笑了,还没等他继续调侃,赵云忽地倾身上前在自己唇上留了一吻。



“学费。”



韩信眸子猛地瞪大,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从被动转为主动,搂过赵云便扬着喜悦开口。



“这种学费,多付点也没关系吧?”

评论

热度(137)

  1. 源赖光出来挨打桃桦深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