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当恶友组变成傻白甜

香甜烤地瓜:

时间线有些差错,情节有改变,请见谅(๑•ั็ω•็ั๑)


      薛洋自小无父无母,流落街头,饿了就去垃圾堆里找些吃的,渴了就去哪个池边舀些水喝,春夏秋冬都睡在一个小破庙里。
       但是薛洋一直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举世闻名的大侠,打败所有的坏人。每天早上,他都会对自己说:“薛小洋,加油!你一定可以的!”然后高高兴兴地出门找吃的。


    
      孟瑶从小就跟着母亲生活在青楼里,虽衣食无缺,可也受了无数白眼,时常被人讥笑为“娼妓之子”。
      但是孟瑶一直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与自己的亲生父亲相认,一家人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然后帮助像他一样的小孩。每天早上,他都会对自己说:“孟小瑶,加油!你是最棒的!”然后高高兴兴地为母亲梳发。


     
      薛洋七岁那年,受常家家主欺骗断了小指,他趴在地上大声地哭着,无数人路过,却只有一个捡破烂的阿婆将他抱起来放在了路边。
      但是薛洋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希望,他独自躺在破庙里疗伤,啃着两个冷掉的窝窝头,又把一颗捡来的脏兮兮的糖藏进怀里,准备不开心的时候舔一舔,然后再把它藏起来,这样就可以舔好久啦。
      经过今天的事,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光有热爱生活当大侠的心是不够的,还要有好厉害的本领才可以打败那些坏人,让阿婆这样的好人过上好日子。但是他没有机会和那些世家弟子一样练正派功法,所以他只好开始修习不需要门槛的鬼道。不管仙道鬼道,只要能救人 就是正道!薛洋美滋滋地想着。第二天,他早早地起了床,对自己大声地说:“薛小洋,加油!”然后蹦蹦跳跳地出门去找鬼修札记了。
     
    
      孟瑶八岁那年,他的母亲被扒光上衣扔到了街上,他也被丢在了母亲身旁,周围的人都对他们这对母子指指点点,说了不少难听话,只有母亲的好友思思为他们披了一件衣服,又扶着他母亲进了楼。
     但是孟瑶仍然没有失去对生活的信心,他紧紧地抱着母亲,用稚嫩的小手擦去她的眼泪,又不停地亲吻着他的妈妈,想要给她最多的安慰。
     经过今天的事,孟瑶明白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人活于世难免要低头,哪怕再苦再累也要笑着活下去,只要坚守住内心最初的梦想就一定会成功!第二天一早,他就笑着对自己说:“孟小瑶,加油!”然后勤勤恳恳地去练字读书了。


   
     薛洋今天很高兴,因为他的鬼道修为有了突破性的进步。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在街上捡到了一串还剩下两颗的糖葫芦!糖葫芦红红的,甜甜的,可好吃了!薛洋小心翼翼地吃掉一颗后,又把剩下的一颗藏了起来。他要留到后天吃,因为后天是他给自己定的生日,嘿嘿。


   
     孟瑶今天很高兴,因为整整一天都没有人喊他“娼妓之子”了。笑口常开,好彩自然来!这句话真没错呀,孟瑶决定以后一直笑着面对生活。


     孟瑶十二岁那年,母亲病死,他带着母亲留给他的信物去找父亲,却被金家的家仆一脚踢了下来。看到同父异母的哥哥开开心心地揽着自己的父母,又享受着其他人的祝福,孟瑶很难过,转身走了。
     但是他没有放弃,他决定先做出一番事业再让父亲心甘情愿地接自己和母亲的牌位回家。“孟小瑶,加油!你一定会成功的!”
     然后,孟瑶就去了清河聂家做事,在射日之征中立下汗马功劳,并和赤峰尊、泽芜君结拜为兄弟,他的父亲也因此将他和他母亲牌位接回了金家。
     虽然后母与哥哥都不喜欢他,但是他还是一直对他们微笑,表达自己的善意。孟瑶相信人心都是柔软的,只要自己对他们好,他们也迟早会接受自己和母亲的!终于有一天,在孟瑶辛辛苦苦地侍奉了生病的后母三天三夜后,金家所有人都彻底接受了他,他们都被孟瑶的真诚与善良打动了!孟瑶的后母更是待他如亲儿子,并要金光善好好补偿这个小儿子。
    


     薛洋十一岁那年,因为擅长鬼道被金光善带回了金家,成为了最年轻的客卿。但是别人看他年纪小,又修的是鬼道,常常看不起他,欺负他,不给他糖吃,只给他做很咸的菜。
     但是薛洋没有因此生气,他决心要用鬼道帮助别人,就像魏无羡那样。“薛小洋,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然后,薛洋更加苦修鬼道,真的打败了好多坏人,让受欺负的好人过上了好日子。那位常家家主也特地赶来金陵台,跪下来向他道歉。薛洋原谅了他,又告诉他以后要多做好事,不能再做坏事。常慈安连忙点了点头,回去之后改过自新,也帮了好多人。
     薛洋终于成为了人人称赞的大侠,他真的好高兴!最让他高兴的是,他遇到了同样善良的好朋友——孟瑶,不对,现在是金光瑶!阿瑶每天都会给他带好多好多的糖,可好吃了!现在薛洋连做梦都是甜滋滋的。
     阿瑶也很高兴能交到薛洋这个朋友,这样以后他们就可以一起帮助别人了!


     薛洋十五岁那年,遇到了晓星尘。当时他正坐在摊子上吃酒酿圆子,吃得急了被呛住了,是晓星尘帮他拍背顺气的。晓星尘长得很好看,又很温柔,时常微笑着,不像他旁边的黑毛精一样一直摆着冰山脸。
     薛洋喜欢上了晓星尘,并决定追求他。


    
     阿瑶十六岁那年,与大哥、二哥一道夜猎,却不小心伤了脚,是大哥一路将他背下山的。大哥平时虽然很凶,又不爱笑,可他一直都很关心自己的。阿瑶趴在大哥的背上,不知不觉红了脸。
     阿瑶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喜欢大哥的,想脱他衣服的那种喜欢,于是阿瑶也决定去追求大哥。


    薛洋决定采用“死不要脸”战术,一直缠着晓星尘,要他买糖,要他讲故事,又不停地偷偷亲他。晓星尘红了脸,动了心。
    “晓星尘,晓道长,小星星,我喜欢你,mua~”
     “阿洋,我也心悦你。”


    阿瑶决定采用“你来追我,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的战术。他冷落了大哥几天,又故意在他面前去亲近二哥。终于,在大哥的主动表白与霸道狂吻下,他成功了(成功地失去了小雏菊)。
     “阿瑶,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好的,大哥。”


    从此以后,阿瑶与聂宗主,阿洋与晓道长就性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他们都过得很开心。











(做梦吧你!这四个人都死了,连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没有了呢😊)


    


  


    
 


    


   






评论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