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义城旧事 (壹)

渔所喻:

#原著向,剧情也按原著走向,尽量不OOC。
#薛晓薛he,宋岚粉不喜勿喷。
#部分原著情节简略代过,不分有原著台词。


(1)
  从晓星尘救下薛洋,已过去半月有余了。
  薛洋的伤已经大好了,腿还是跛着。要换的药用完了,晓星尘拿了拂尘出门去买药,阿箐是个闲不住的,又不喜和薛洋单独待在一块儿。
  薛洋本就态度狠恶,上次又对她几番试探,甚至还亮出了袖中长剑,阿箐便更觉得和他在一起不安全。但奈何道长心善,收留了薛洋,还毫无怨言地给他治伤,每日好生照料着。对着道长,阿箐有气也发不出。
  阿箐央求着道长一同去买药:“好道长,咱们一起去吧,我嘴馋了,想吃糖葫芦!”
  晓星尘拗不过她,笑着应了。
  “我也想去!”薛洋坐起身来,拉了道长的衣袖。
  “不行,你腿伤未好,还是好好修养 。”
  “就是,腿脚不方便就呆在家里等着,伤口裂了又得道长给你忙前忙后!”阿箐抱怨了一句。
  薛洋道:“腿伤已经差不多痊愈了,就是得走动才能好的快,整日呆在床上,还不得憋出别的病来?”
  晓星尘笑了,伸手扶着他下床,“倒是我想的不周到了,下来走走看看。”
  薛洋看他伸手,正想说不用了,自己能起身,话到喉头,转了个弯又吞下去了。他把手搭过去,笑着站了起来,又在晓星尘搀扶下在房内慢走了两圈。
  “看,已经大好了。”
  晓星尘点点头。
  “道长!”阿箐埋怨地叫了一声,生气道长太好说话了,本来可以和道长一起出门,却又带上薛洋这个坏东西。
  薛洋朝着她做了个鬼脸,阿箐只是径自嘟着嘴,颇为不满,没有理他。心里却暗道一声好险,没想到薛洋竟还在怀疑她,无时无刻不在试探她,从里到外,都是蛇一样十成十的阴狠。
  三人一同出了门,走到一个村庄路口,几个闲汉正围着树桩摇骰子,看见这两盲一瘸,几个人笑起来,还夹杂着几句不好听的脏话。
  阿箐气极,挥着竹竿往那边吐了几口口水,晓星尘皱眉按住她,摇了摇头:“算了吧,别生气了。”
  薛洋斜睨了闲汉一眼,勾起唇角,转头对阿箐道:“我看他们也说的没错,我们现在可不就是好欺负?”他语气平平淡淡,眼神却一点儿也不和善,阿箐打了个寒颤。
  
(2)
  薛洋这个人,伪装的极好,他不让晓星尘碰到自己的左手,一直压着嗓子说话,声音仍是嘶哑的。这么久了,晓星尘也没有察觉出半点不对。
  薛洋能说会道,又风趣幽默。晓星尘以前没和这样的人交往过,众人对他都是尊敬有礼的,便只有阿箐薛洋,对着他撒娇卖乖,他也对着这些依赖尤其受用。在以前,他的朋友,不,若说知己,只有宋岚而已。晓星尘摸了摸自己眼睛上的绷带,干的,已经许久没再渗血了。
  两人相处越发自然起来。
  本以为薛洋伤好就自然离开了,但看他却并没有离开义庄的打算。晓星尘每日照料着阿箐睡下,自己去夜猎。这日,薛洋道:道长,夜猎捎上我怎么样?”
  晓星尘笑道:“那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薛洋眼神闪烁了一下,又可怜巴巴地央求他,晓星尘笑道:“小狗儿吗?”
  薛洋没应声,过了片刻,语气里都是委屈:“你嫌弃我……”
  晓星尘忍笑,起身道:“走吧。”
  阿箐并未睡着,此时听了两人对话,只暗自骂薛洋,知道道长心善,就装委屈说好话。
  阿箐静静躺着,等他们出了门,便起身来。我倒要看看这坏东西跟着道长去做什么。 


(3)
  阿箐偷偷跟在两人身后,不多时跟丢了。想起晓星尘之前说过夜猎地点,直接过去藏好了。一探头,正见银光一闪,薛洋一剑刺穿了一人的心脏。
  阿箐只觉得汗毛竖起,背后一阵阵的冒气冷汗,小腿肚打着颤,险些站不住。
  晓星尘狐疑道:“这村子里竟都是走尸?”
  薛洋看了尸体一眼,他很久没有杀走尸了。这些其实不全是走尸,还有活人。他嫌恶地瞥了眼地上的那几张眼熟面孔,勾唇笑了。
  欺我辱我之人,死于我手,又能怨谁呢?从他很小的时候,马车把他的手指一根根碾碎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天真拯救不了世人,倒不如随性而行让自己快活。        世间的道理就是这样,强者为尊。自己实力不济,被视如草芥,被杀死,被虐待,又怨得了谁呢?
  就像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薛洋想杀他们,就好像碾死蝼蚁一般。笑吧,尽管笑。他看着这些人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他,舌头被拔了,咿咿吖吖的发不出别的声音。
     剑刺入身体发出一声“噗”的轻响,血花绽开。
  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卧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血腥味儿。
  记忆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常家也是这样,血流成河。
  薛洋动了动小指。
  人间绝景。


(4)
        耳畔传来了晓星尘的呼唤,他回了回神,应了一声,跟了上去。
  阿箐从黑暗里走了出来,她颤抖着手去翻看一具尸体,尸体上有着尸变的痕迹,阿箐咽了口口水,给自己壮了壮胆,又看了几具,难道这坏东西真的在给道长帮忙?
  正巧翻到白日里嘲笑过他们的一人,阿箐心里叫了声活该。
  但这也不能让她放松对薛洋的警惕,她直觉薛洋不是个好人。总有露出马脚的一天,便也不急于一时。阿箐偷偷抄近路回了屋子。
  

评论

热度(26)

  1. 源赖光出来挨打贝克街413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