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双鬼道】何必曾相识(1)

思琅:

• 薛魏薛无差,搞不清算是cp向还是友情向


• 全文完 (1)   (2)  (3)  (4)  (5)  文中魏无羡人设补充 【魏无羡中心】形影


• 我本邪教生,偶尔爬墙头,这文最大尺度就是牵个手,除了ooc和众多私设胡扯外无雷可避,可放心跳(不是


• bgm 青龙永夜-陈致逸


 




相似的鬼气从两人身上缭绕开来,两双极其相似的桃花眼终是对视一笑。






01


 


十七岁那年,薛洋于乱葬岗伏魔洞中召出了一具凶尸。


 


那时他于鬼道一术已有小成,被金光瑶举荐作了金氏客卿,初着一袭金星雪浪,好不风光。


可惜日下阴虎符的修补碰了瓶颈,虽已琢磨出了大致方法,灵气与怨气的平衡却总也把握不好,制作出的半块虎符,每次不是因怨气过盛而自发崩裂,就是因气力过弱而化作一堆破铜烂铁。他都快将手头上那些从金光瑶处那来的夷陵老祖手迹给翻烂了,绞尽脑汁也寻思不得解决之法。


如此滞涩不前了多日,薛洋终是耐不住性子,决定去阴虎符创始者夷陵老祖的老巢乱葬岗碰一碰运气。


 


虽说夷陵老祖身死后,各大仙门世家合力于乱葬岗山头布满了镇山石兽,此地的怨气阴气已散去了大半,薛洋却仍未死心,避过那些石兽,专挑阴气汇聚的幽僻处探去。最终,他停在了一处洞口前。


不管那一百二十座镇山石兽再如何神通广大,毕竟也无法面面俱到,就譬如这伏魔洞,仙家世首对此既是深恶痛绝,可又不敢贸然进入,怕触了夷陵老祖这魔头设下的邪法机关,只得在洞口设了几道符箓象征性地做了封。


符箓之法本就为薛洋所长,薛洋没几下便破了封,哼哼着骂了声“这群老匹夫”,继续向洞内前行。


洞内极其空旷,荒败不堪,唯有地上些许残破的器皿家具标志着曾有人于此生活过的痕迹。他踢踏着四处翻寻,脚步声在这空寥寥的洞里回响,然而令他略感失望的是,除了一潭不知是黑是红的血池外,夷陵老祖那些略有价值的遗物早已被各大世家瓜分得一干二净。


 


薛洋在洞内晃悠了一圈,最后站回池前,感知起原主设下的禁制。


禁制力道极强,怕是非原主不能解,不过其中灵力流动方式,倒是有可循之际……他若有所思地再一试探,这次将自身灵力往其中输入了些。如他所料,禁制分毫不动。他砸了咂舌,再次尝试,水面仍是分毫波澜都不曾泛起。


薛洋大失所望,骂骂咧咧地转身欲走。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的血池突然传来了异变之声——


他猛得一回头,瞳孔倏然缩紧。


一只手破血而出!


紧接着,一具凶尸纵然腾空跃起,甩了还愣在池边的薛洋一身血污。好在他今天身着的并非金星雪浪,而是一套普通的夜行衣,黑色的布料被溅了血渍也看不分明。


薛洋抹了把面上的血污,颇有兴致地注视起眼前这具被他召唤而来的凶尸。


寻常凶尸行动迟缓,断无可能做出跳跃此类动作。现今这具凶尸显然比他以往所炼都强上不知数倍,难不成,就这么误打误撞下,他竟召出了能与鬼将军温宁相媲美的顶级凶尸?


只见凶尸把挡在脸前乱糟糟缠成一团的头发向后甩去,亦是有模有样地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污渍。与寻常凶尸腐烂狰狞的猩红色面孔不同,这一拭,竟是露出了一张完好无损、五官分明的脸!


若非那张脸上毫无血色,当真与常人分毫无差,甚至能从中瞧出几分其生前的丰神俊朗之色。


 


那具凶尸疑惑地瞧了瞧薛洋因狂喜而有些扭曲的表情,问道:“你是谁?”


薛洋脸上的喜色更甚。今日他虽未能寻到制作阴虎符的方法,却寻到这样一具动作与常人无异、甚至还拥有自我意识的凶尸,果然不虚此行。却不知此人生前究竟为何方神圣,又是为何现身于此地……


薛洋转了转眼珠,反问道:“那你又是谁?”


“……非要提一个称呼的话。”对方听了他的问话,顿了顿,偏过头,朝着薛洋微微一笑。


“你可以唤我夷陵老祖。”


眼见自己居然被区区一具凶尸给戏弄了,薛洋倒也不气不恼,一双桃花眼弯成了两弧小月牙。“哦?”


“好啊,既然你说你是夷陵老祖——”话至中途,他提气向前跃去,降灾出鞘,极快极狠,如一条吐信的毒蛇,倏地朝对方脖颈处刺去。


 “——那我便是魏无羡他祖宗!”


那人朝后翻去,堪堪躲过一击。薛洋见一击不成,玩心逾盛,提剑飞身再度刺去。对方显然并无刀剑之类可供招架之物,面对薛洋愈发急促狠辣的攻势,也不用拳脚招架反抗,只是颇为狼狈地左右闪躲。


明明已落了下风,他偏偏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嘴上逞强数落道:“你这小流氓,我正经与你讲话,为何要一言不发便攻过来?”


“试试你的身手呗,看你配不配做我薛洋的‘鬼将军’。”


薛洋露出一个甜腻腻的笑容,两颗颇为无害的小虎牙晃了晃,似乎他正做的不过是爬树掏鸟一类这个年纪的少年最爱的消遣。


不知是否是被他话中“鬼将军”三字所愕住,对方身形一滞,躲避的动作缓了缓。薛洋捉住了这个破绽,往对方空门一击——


 


浸满血污的黑色衣袍被割裂了一角,无力地飘荡而下,浮于血池之上。


薛洋忿忿收剑,“什么嘛,我说你,就会躲来躲去的没劲死了,也使些拳脚功夫让我瞧瞧啊。”


对方理了理被“降灾”割得七零八落的衣角——那黑衣本就已破烂不堪,如今更是不比几块破布好到哪儿去——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神色,“看来不给你露一招,你今天是不肯善罢甘休了?”


他合掌一击,再于空中一虚抬。


正是一个薛洋颇为熟悉的,召唤走尸的动作。


薛洋见状,先是一愣,接着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你在御尸?!一具走尸居然也想要御尸?哈哈哈简直笑死我了……”


他急促的笑声停在了半空。


血池中几只白骨枯手应声而起。


“……这怎么可能!”薛洋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心中却已有了几分动摇。


出现在伏魔洞血池中……会召唤尸……此人就算不是夷陵老祖本人,也定与夷陵老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无疑。


“还不信吗?”对方下意识地朝空无一物的腰间探去,摸了个空,皱眉道:“可惜陈情已被他们夺去……也罢。”


他双手合于唇边,一声口哨令下,四具走尸从池边爬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右缠住了薛洋的双手与双腿,却只是把他锢于原地,并未有下一步动作。


薛洋催动灵力,欲夺取走尸的控制权,却不料走尸被一方极为强大的元神所控,竟是无法撼动分毫!“降灾”被击落在地,薛洋奋力挣扎,却被走尸缠得愈紧,只得惊疑交加地怒瞪对方:“你!”


魏无羡好整以暇地踱步到他身旁,嘴角微扬,捎带起几分得意之色。


“乱葬岗的走尸已被尽数烧去,除了被投入血池的这几具——如何?这下总该信了吧?”


 






 


02


 


薛洋有些迟疑地蹲在血池边,忍不住问道:“你——真是魏无羡?”


 


本应已被万鬼反噬而死、尸骨无存的魔道祖师,如今竟沦落成了一具凶尸。如此离奇的事态发展,任谁都一时难以接受。可对方过于强劲的实力和远超其余走尸的身体性能——与传说中的“鬼将军”温宁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又让薛洋不得不选择相信这一荒谬的事实。


魏无羡把刚刚召出的几具走尸再度唤回血池,接着加固了一番血池禁制,以防剩余凶尸被唤醒。“也不尽然。”他手上的动作并未停下,头也不回地答道。“不过,”他再度仔细上下打量了一番薛洋,说道,“仅于鬼道一术而言,我可能正是你想要找的人。”


“什么意思?你不是个完整的人?”若是换作他人,敢与他这般含糊其辞,他早就不客气地一剑刺去了。可偏生这人是魏无羡,鬼道的开山鼻祖,面对他,薛洋还是用好奇与渴求之意捺住了心中那点不耐。


“反正如今我就是一具和温宁差不多的凶尸,还管什么人不人的。”显然魏无羡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话题,“乱葬岗一战,我本已被万鬼分尸,是温家的几具走尸将我尸首的残片聚齐,偷偷藏入血池之内。许是怨气感应,这些年便炼了个全尸出来,在血池中浑噩数年,直至今日被你唤醒。”


他回过头来,瞧见薛洋眼中一丝贪婪的光芒,补充道,“别想了,我不是你召出来的,也不会听你的指令。”


薛洋不信,打了了响指,比出一个手势,使出他平时御尸的招数。而对方只是纹丝不动地抱臂而立,摆着一副悠闲看笑话的模样,显然丝毫没有受到操控。


薛洋恼羞成怒,正要从怀中掏出刺颅钉来,手伸到一半,不知想到了什么,却又硬生生地停住,满脸凶恶狠戾顷刻消失无踪,变作了少年郎的活泼笑意。


“那魏前辈,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


 


他的声音清脆爽朗,为了示弱,尾音甚至还特意带上了些俏皮。若是不知情的人,怕是还以为这是哪户人家不谙世事的小公子,无人会将他与那个心狠手辣、横行燮州的那个流氓联系起来。


“前辈……能否帮我修补阴虎符?”


魏无羡的面色一僵,声音冷了几分,“你为何要修补阴虎符?”


薛洋的笑容中沾上了几分稚气,“好玩啊。我也是修鬼道的,对前辈留下来的东西当然十分向往了。”


魏无羡微眯起眼,盯着薛洋看似无害的笑容,摇头,“只是为了玩的话,你又怎么可能拿得到的另半块阴虎符?”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是金光善吧?”


见薛洋没有否认,魏无羡哼了一声:“当初他在我这已经碰了好几次钉子,没想到如今不仅贼心不死,还变本加厉。”


薛洋语气轻快:“魏前辈果然目光如炬,不过我嘛,的确就是对鬼道感兴趣而已,若是能得到前辈指点几分……”


魏无羡打断了他,“不可。阴虎符凶性过盛,以我之力都无法完全压制,怎能让此物再度现身危害人间?”


见对方言语中并未留有半分商讨余地,薛洋也未因再度碰了个钉子而心灰意冷,毕竟魏无羡身上能挖出的好处太多,一时不应,不代表将来就不能为他所用,或许……可以先把人带回去再软磨硬泡。


 


于是薛洋不屈不挠地再问:“嗨,魏前辈你也太小气了,那就换一个吧——”


“可否随我一道回去?”


魏无羡犹豫了一下,没有立马回话。薛洋一见有戏,忙趁热打铁道:“反正你现在无处可去,方才也说了,既然是我把你唤醒的,那前辈你也总得让我讨个好处才是——这可不算过分吧?”


他亲热而带着些甜腻的语气,着实令人一时难以拒绝。


见魏无羡仍未作应答,薛洋转念一想,认真道:“那不如这样,我认你当师父,这下你可就有理由跟我回去了。”


魏无羡“噗嗤”笑出声来,“你这胡搅蛮缠的功夫还真是厉害,不愧是流氓出身。”


听见“流氓”两个字,薛洋没有丝毫恼意,面上笑意分毫无减,坦荡道,“是啊,就看魏前辈你肯不肯给这个面子,收个小流氓作徒弟了?”


“我如今不过一具凶尸,这个身躯也是勉强拼凑而成,不知能坚持多久,就算你一心研习鬼道,又何必……”


好歹是堂堂鬼道修士,又何必认一具凶尸作师?


“前辈你就别管这么多了,我就是乐意。我带你回兰陵,在那里我有一块专门的地方,没有外人会来的。”薛洋笑眯眯地说,见魏无羡语气已是缓和了些许,跳上前来伸手便要挽他的手臂,绑在脑后的马尾随之上下晃动。




魏无羡微微一愣。


 “徒弟”二字在魏无羡耳中而言着实有些新鲜,新鲜得甚至都生出了些荒谬的暖意。


生前他一心钻研鬼道,背负天下人无数毁诋,不是未曾想过为此道正名,却只招致更多骂名。这尚是第一次有人亲亲热热地凑到他面前,用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恳切地望着他,求着闹着要拜他作师。


明知自己与对方并非同一路人,明知那些纯真稚气不过尽是伪装,甚至明知这一场诡诞的相遇注定难以善终,他却仍在霎那间,被对方溢满期待之色的眼眸蛊惑了心神。


他终于明白,何为飞蛾扑火。


 


“好吧,我答应你。”




少年的眼神瞬间明亮起来。


魏无羡暗叹一声,真真假假,究竟又有何要紧。


相似的鬼气从两人身上缭绕开来,两双极其相似的桃花眼终是对视一笑。




 


 




TBC




 


小剧场(这才是正文):


1. 魏哥:是你召唤我的吗,我的master?


   薛洋:这狗日的是个什么玩意?


 


2. 魏哥:薛洋,我手要掉了,帮我炼一炼


   薛洋:师父,自个儿的身体自个来,好吧?


 





评论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