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君不见 第十七章

无执道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当年在义城被苏涉救走后没多久,薛洋便失血过多而亡了,他的魂魄游荡在这世间很久,久到他几乎忘却了前尘,却犹然记得那一位清风明月的白衣道长,肉体殒灭的他终于可以好好地,不着痕迹地念着那个人。


他在世的时候,曾不惜一切手段要将他的魂魄修复,将他拉回这浑浊的世间,让他看清他坚持的善与道义是多么的不堪一击,让他知道自己错在何处……


想再见他一面。


他要他陪着他,记着他。


可他也憎恨着他。


恨他如此一尘不染,恨他不懂人间疾苦,恨他宁愿死也不想再听他多说一句话。


对那时候的薛洋来说,晓星尘死去,他的世界便已崩塌,似乎他只有拼了命地想要晓星尘回来,才觉得这个世上还有一点点令他觉得可以称之为寄托的东西存在着。


不疯魔,不成活。


义城里的薛洋在晓星尘死的那一刻起,便已成疯成魔。


他死了之后,所有不甘与愤恨逐渐淡忘,他开始忆着晓星尘的好,记起义庄那段遥不可及的美好岁月,然后一次次地被那一句“你真恶心”打碎,扎根于他内心深处的阴霾再度填满他的灵魂,明知他们已不会再相遇,他却还思索着等到再见的时候,要如何报复他。


薛洋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偏偏对晓星尘有着如此深沉的执念,他也不愿意去想,宁可体会着求而不得的痛苦和怅然若失,也不愿窥探自己心中最深处的真实想法。


就好像他知道,那个他不愿意接受的真相定会改变他一样。


直到被白黎从混沌中召回人间,重新拥有了肉体,意识清晰,他才慢慢记起来他和晓星尘的一切。


他完成了白黎的夙愿,老实说他十分欣赏这个身世凄惨却也够不惜一切代价的少爷,将自己魂魄献祭出来就为了报复伤害过自己的人,和薛洋本人很像。


他杀光了白家所有人,自己收拾行囊开始在世间游荡,却不曾想过会又一次遇到了同样再世为人的晓星尘。当他看见这个他念念不忘的人出现在他面前的瞬间,他忽的感到了怀念,紧接着那种想毁尽所有的念头又涌了上来,他又开始想该如何报复他,可是到头来,他却发现那个念头只存在了短短一瞬间。


晓星尘对他很好,让着他,护着他,令他想起了义庄的那段岁月静好,可是这不过是和当初一样,皆为假象。


当晓星尘认出他的身份时,薛洋反倒是出奇地感到了一阵轻松,但晓星尘接二连三地质问,却再度勾起了他渗透骨子里的阴狠与无情,于是他又一次地把晓星尘逼上了绝境。


再然后就是一时任性将眼睛给了晓星尘,只因那一句“欺我眼盲”,晓星尘恨他,他偏要他恨不起来,他乱他心绪,要他不得好过,自己却身着道袍,扮作了晓星尘的模样流离世间,没有任何原因,只是他突然想这么做而已。


他薛洋向来随心所欲。


不过他没有料到晓星尘会来寻他,本以为晓星尘不会想再见到他了,但非常不凑巧的是,晓星尘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控着一堆走尸大开杀戒,虽然是来救人的,但是,晓星尘哪里会信他。


他薛洋怎么会行正道,心甘情愿地当一个好人,所以他不和晓星尘做任何解释,同时他也清楚地知道,晓星尘定不会放过他,从前没有机会亲手杀了他,现在晓星尘有足够的理由,薛洋认定他会动手,他不作任何解释,也是知道,当晓星尘杀了自己后知道自己来这个寨子的目的时,绝对不会好过,甚至会理智又一次崩塌,痛不欲生。


这是他想看到的。


他也得偿所愿了。


被晓星尘杀死之后,他花了一段时间,找到了一个和他本身相貌相仿的人,夺了舍上了身,又寻回了佩剑降灾,然后回到那个晓星尘杀死他的地方,耐心地等着他。


他知道晓星尘会来,晓星尘也来了,当他看到那个眼中尽是迷茫的晓星尘时,内心有那么奸计得逞的喜悦,而下一刻晓星尘却问他为何不告诉他?


薛洋很想反问一句说出来你可信?


答案他们都心知肚明。


君不见,君不知,君不信。


即便晓星尘相信,薛洋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有善的那一面,他宁可当一辈子的混世魔王,也不想让晓星尘觉得他还可救赎。


他早没了救赎。


可是他看到了晓星尘的动容,看到了晓星尘眼中对他的怜悯,和对自己错杀他一事的愧疚。晓星尘柔声问他,为何要治好他的眼睛还扮作他的模样时,薛洋忽然感到了厌恶,对自己的厌恶,几乎是没有经过思考,他问他:


若我说我肯改过,道长你可信?


晓星尘被薛洋问住了。


若我说我肯改过,道长你可信?


晓星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其实,当听完薛洋所说的一切,又结合他之前所做的事情,晓星尘已经有那么一点相信薛洋说的是真的,相信薛洋或许苦海回身,只是他的内心却又抵触着这个想法,因为那是薛洋,有此想法实在是有些荒唐,他晓星尘虽说不是十分了解薛洋,但也知道他是个不惜手段,甚至可以说良性泯灭的恶人,改过对他来说,谈何容易——又如何叫人相信,杀了那么多人,做了那么多错事的薛洋会想改过。


没等他想明白,薛洋忽然笑了出来,连连拍手摇着头,看他的眼神玩味十足,他恶狠狠地开口,将晓星尘心中对薛洋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微小的期待粉碎得彻底,他说:


“晓星尘!即便过去多年,即便你死而复生,可你还是不懂这世事。”


“你不会真的相信我会突然性情大变要去当你们口中所谓的好人?别开玩笑了,正道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打着为苍生的借口,壮大自己的势力以此巩固自己在仙门的地位罢了!”


“你以为我真的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有了忏悔所以把眼睛给你吗?哈哈哈哈哈你真好笑,我只是觉得你那副把自己蒙在鼓里的样子太好玩了,至于我为什么要扮成你的模样,我只是无聊了而已! 我喜欢扮成谁就扮成谁,可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当个好人!”


“不过道长啊,我还是很想问一句,你又一次觉得自己杀错了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啊,和当年知道自己杀了宋道长一样吗?”薛洋笑得格外开心,一字一句地刺着晓星尘的神经。


“你为何还要回来……?!”晓星尘沉声问着,他将霜华拔出,一副要和薛洋再杀一个不死不休的模样。


薛洋见他已经拔了剑,立刻从乾坤袖里将降灾取出抱在怀里,不咸不淡地说着:“活着多好玩啊道长。顺便道长这是又想杀我第二次吗?”


“其他人的命就贵重,唯独我薛洋的命在你晓星尘的眼里如此轻贱?我告诉你晓星尘,我能夺舍回来一次,我就能夺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我魂魄消散在这世间!”薛洋直截了当地向晓星尘陈述着事实。


“你……你……!!”晓星尘被他气得话都说不完整,感觉胸口压着一股气,吐不出来咽不下去。薛洋太清楚他的弱点,于是将他一次次地耍得团团转,从前义庄的时候也好,现在重生之后在泸州时也罢,大抵都是薛洋设下的局,为的就是报复他,看他经历痛苦与挣扎,看一次次被谎言弄得遍体鳞伤。


薛洋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又接着抛出了一句冰冷的质问:“怎么?道长想把我打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晓星尘握着霜华的手一紧,若薛洋真如他自己所说,铁了心要以恶人的身份继续活在这世界上,晓星尘想阻止他的唯一办法,便是灭了他的魂魄。灭人魂魄,这不是晓星尘会做的事情,薛洋似乎是料定了这一点才会这么说,即便不是如此,晓星尘却依旧犹豫着是否应该这么做。因为他又一次被薛洋问住了,世人的命皆贵重,只有他薛洋的命如此轻贱?


晓星尘不得不承认,薛洋又一次成功地激起了他的愤怒,乱了他的理智,让他差点草率地做出一些决定,只是这一次与之前不同的是,晓星尘历经重生,对薛洋的恨意早已淡了许多,先前薛洋把眼睛挖给他,他也杀了他一次,他们的恩怨算是清了,这一世他们无冤无仇。


这么一想,晓星尘平静了许多。他不想再和他纠缠不清,他们两个这一世,彼此两不相欠,当个相识的路人,便足矣,他抬眼对上薛洋的目光,缓缓说着:“你我上一世的仇怨已清,这一世……”他停顿了一会,酝酿着话语,又开口道,“……江湖不见吧。”


薛洋愣了愣,显然晓星尘说的话超出了他的意料,可是听完之后,薛洋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好一会,他才重新凝视着晓星尘眼睛,沉声说道:


“江湖不见?可以啊,从今往后你我各行一路,你晓星尘别再插手我薛洋的任何事,我杀人放火也好残害忠良也好,都和你晓星尘无关!”


薛洋像是忽然失去了什么似的,朝着晓星尘破口大骂,语气快速又充满了愤恨和不甘。


他晓星尘怎么有资格说不恨他。


晓星尘皱眉,看着眼前可以说是全无顾忌肆意妄为的薛洋,手里的剑握紧又放松了下来,他忽然发现,面对薛洋,他是从来都是被动的一方,薛洋连他想什么干什么都知道得清清楚楚,而他连他笑容底下到底藏着的是利刃还是其他都不知道。


他想起很多年前,他将薛洋抓到金麟台,面对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余地的绝境,薛洋居然还能笑嘻嘻地对他说“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咱们走着瞧”,之后呢,之后便是白雪观被屠,宋岚双眼失明,他为了救好友自剜双眼,再之后,他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救了薛洋,被他耍得团团转,杀了许多无辜的人,也害死了自己的朋友,最后自刎,连魂魄都碎得无法复原。这一切都拜薛洋所赐。他意识到这一次倘若自己放他走,他定会像从前一样无恶不作,说不定又会重演曾经的悲剧。


于是晓星尘问他:“你想怎么样?”


“道长不考虑把我留在身边看着我吗?”薛洋朝他迈开步子,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笑着问他。


“你……为何想留在我身边?”晓星尘不解,把薛洋留在身边相当于养虎为患,他永远不知道薛洋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情,可是不把他留在身边,他又将继续在行恶的道路上愈走愈远。晓星尘很是为难。


“不知道,好玩吧。”薛洋耸了耸肩,不以为意地说着,“反正你眼睛也看得见了,还怕我会做些什么?晓星尘,你当真这么怕我?”


晓星尘不说话,前后思考了许久利弊,最终还是点点头,将薛洋留在了身边。



作者:扎心不老铁们?夺命连环刀暂告一段落了。


薛洋是个自我矛盾很严重的人,一方面他自己内心深处惦记着晓星尘对他的好,另一方面又深刻地知道晓星尘不会原谅一心向恶的自己,他对正道的嗤之以鼻导致他注定不会心甘情愿地如晓星尘微弱的期望那般改邪归正,他也不愿意这么做,薛洋到底还是薛洋,明知在有些时候放低姿态自己和他人都会好受许多,可是他偏不,他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令晓星尘把他放在心上,让他不得不在意他。


这一章写得很爽。


明天回家所以这周提前放一下更新。是的最后一篇存稿,目测之后要断更了2333333333333

评论

热度(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