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红尘渡

千山万水的小号:

狗血替身梗


人物崩坏三观不正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假装是给 @笛笛喂 这傻逼的








愿红尘渡我,不渡你。








神仙果然都是害人的。


李太白便是这当中最会害人的。


韩重言当年遇上他不过百来岁,正值美好年华,合该万花丛中过片叶都沾身,而不是回首一望,望进一双狭长凤眼里,再没出来过。


有时候韩重言觉得自己极惨极惨,怎么说他好歹也是条龙,五爪真龙,难道还不如一个凡人?换做平常人自然是比得过的,可于那只白凤而言,上至碧落,下至黄泉,除了那人,谁也入不了他的眼。


偏生他的眼又是生得最为祸害的。


人进去不是人,妖进去不是妖,神进去不是神,韩信进去是他意中人,韩重言进去还是韩重言。


你说,韩重言惨不惨?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韩重言想。又惨又爽,再久一点,便是心甘情愿。


韩重言喜欢李太白是心甘情愿的。


给他吻,给他抱,给他操,也都是心甘情愿的。


真是痛并快乐着。


自打落地韩重言就一直觉得自己直出新高度,怎料命运多舛,他终是成了断袖,断袖就断袖,还只对一个人断袖,只对一个人断袖就只对一个人断袖,结果谁都不想再爱了。


他把一生天真给了那只白凤,一生激情给了那只白凤,一生孤勇给了那只白凤。


只是那白凤不要。


不要就不要。


韩重言比谁都明白都清楚,李太白想要的,只有那个凡人,那个在人间战功赫赫的大将军。


可惜凡人活不久,何况是一个生来就是为了上战场的凡人呢?


韩重言也觉可惜,若是自己早生个几百年,几千年,说不定李太白想要的便是他了。


可惜的是,世上没有如果,也没有可惜。




在床上的时候,韩重言叫李太白“凤儿”,李太白叫他“韩信”;下了床之后,韩重言叫李太白“凤仙大人”,李太白还是叫他“韩信”。


韩信。韩信。韩信。


张口闭口都是韩信。连他俩第一次见面,李太白叫的也是“韩信”。


听得韩重言又恨又气。


想操哭这人、逼他叫一晚上“重言”的念头自心底油然而生。


然而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酷。


韩重言这个愿望到最后也没能实现,就算能实现,他也觉着在此之前,自己很可能会先被李太白操死在床上。


是了,李太白操他从不温柔,无论他叫的有多好听,姿势摆的有多好看,偶尔哭得惨了,充其量就是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冷了,神情也稍微柔和了些。


但都不是因为韩重言这个人,都是因为他的脸。


这才是最惨的。


韩重言像谁不好,非要像这个叫韩信的凡夫俗子。


呸,掉价。


喜欢这样一个凡夫俗子的李太白,也很掉价。


然后他就是在这个特别掉价的李太白身下度过每个夜晚的。




韩重言骂李太白不得善终,不得好死,李太白也不见怒色,只淡淡地说“那便不得善终,不得好死罢。”之后把韩重言整治得更惨,第二日下不了床,嗓子也哑了。


可其实李太白才是那个最可怜的可怜虫。


韩重言出生的时候,李太白已经过完了三千年的岁月,韩重言遇见他的时候,李太白已是头发斑白,容颜依旧,韩重言盯着那张脸,迷迷糊糊地想,很多很多年前,那个同大将军一块策马看遍大好河山的白衣少年,大概也长这样。


原来李太白也会倾覆,也会割舍,他把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那个叫韩信的人,韩信死了以后,他也死了,也不想再对谁温柔了。


你看看,多可怜呐。


不过权衡再三,韩重言还是觉着自己比较可怜。


 


一个神仙爱上了一个凡人,就不仙了。


正如韩重言爱上李太白,就不想当龙了。


 


人有来世吗?


一次事后李太白突然这样问韩重言。


不知道。大概有吧。


哦。李太白不再说话,起身穿衣,穿到一半,又兀地开口说,我想是有的。


韩重言翻了个白眼说,你又不是人。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韩信是人。


转世了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你懂不?他会忘掉你,然后做一个直男。


再说了,他又不可能成仙来找你是吧,哈哈哈哈哈。


韩重言。


嗯?


欠操?


然后韩重言又被李太白按在床上干了一顿。


天光乍破。


你走吧,以后别来了。


李太白一边束发一边说。


我不来谁给你操啊?


我不操你了。


你在开玩笑?


没有。我说真的。李太白好像叹了口气,转过头来看着韩重言。我打算去死。


说得很认真。


神仙都喜欢开这种玩笑?


韩信不懂路,我得去找他啊。


哦,那你去吧。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李太白死的那天,韩重言把他挫骨扬灰了。


绝代风华的白凤顷刻间化为一盘散沙,风一吹,就真的没了。


没了也好。


没了就断了情思。


韩重言走出那方天地,走出那双凤眼,一次也没回头。


千年之后,他也许会想起来,百来岁的时候,自己似乎喜欢过一只白凤,特别特别喜欢。


只可惜。


也只是喜欢。

评论

热度(89)

  1. 源赖光出来挨打千山万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