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薛大】倾城

薛干爹的一次性内裤:

【薛大】倾城


万字一发完,呕心沥血八小时


欢迎评论转发


不要只点小红心不给评!我超凶!


私设:717晚薛之谦在北京工作
      
薛之谦依然是海蝶签约艺人


总之一切与现实不符都是私设


     BGM——《意外》


1.


七月十七日夜,北京。


薛之谦这会儿已经醉的差不多了,歪过身子来整个人摊在大张伟身上看他们玩儿骰子。


七八个朋友也都是自己人,看见这幅光景一个个捂紧了鼻子,


“大老师要不你俩回家呗,别在这里辣眼睛。”


专门从上海赶过来的朱桢后悔得不行。寿星还没聊上几句就倒了,倒了就知道抱着男朋友不撒手。而自己呢,为了来给他庆祝生日专程打飞的来的北京,连老婆都没得抱。


“要回家吗?”大张伟偏过头来问他。


薛之谦吸了吸鼻子,头往前拱了拱正好蹭在他的肩窝里,摇了摇头。


“不用,你们接着玩。”


喝过酒的薛之谦特别黏人,像个挂件一样连在大张伟左半边身子上摘都摘不下来。热乎乎的鼻息直往他脖子里喷,鼻尖一蹭一蹭地撩人。


今晚有机会翻身做主人啊。


大张伟想着这个,开心得掷出了三个壹。


天不助我。


2.


派对直到子夜才散场,大张伟轻轻直起身子,拍了拍身上半梦半醒的“挂件”,


“薛,咱回家了。”


薛之谦嘟囔着应了一声不答话,直起身子揉了揉迷瞪瞪的眼睛,揉出来个大三眼皮子。


一一跟朋友们道了别,他就像个中规中矩的小学生一样起身抱起包,亦步亦趋地跟在大张伟后边儿往外走。


“诶诶诶口罩。”


薛之谦愣了三秒才消化了他的话,从包里掏出口罩戴上,抬起头看大张伟还没有走的意思,不解地歪了歪头。


他染过的发色嚣张的很,此刻乖乖地贴在前额,像个被招安的小土匪。


“行吧薛四岁小朋友。”


大张伟认命地走过来,给他掏出帽子扣上,


“就您这头靓丽的彩毛儿跟发廊模特儿似的,还没进电梯呢摄像机就该怼咱脸上了。”


说完拉了他抱在背包上的手,


“走吧。”


3.


薛之谦跟着他钻进车里,背包就被大张伟摘下来扔到后排,薛之谦两只手没了东西抱,就整整齐齐地叠在膝盖上,真正像个四岁的小朋友。


大张伟弯过身子到副驾驶给他系安全带,喊了半天抬手挪屁股才算找着带子上的插销,腰都快闪了,嘴里叠声咕哝着薛祖宗可真是我的祖宗。


“啾。”


大张伟愣了三秒才抬起头,小祖宗这会子正直勾勾盯着他看,两颗眼珠子乌溜溜地跟玻璃球似的,上边儿蒙了层水汽,笑得眼睛也弯起来。


他抬起头就吻了上去,劲儿使得猛了,薛之谦后脑勺一下儿就磕在了椅背上。难得抓住机会的大张伟伸了舌头进去就想扫荡,结果被勾着舌尖就顶了回来,唇齿间的空气被一一夺了去。他抬起手想要反抗,却被守住了手腕反剪到背后。张伟的手腕子手腕子是全然不似男孩子的细,不知道是不是残留的那一点儿酒精的缘故,薛之谦的手劲丧心病狂地大,一只手把他的两个手腕合在一处扣在背后,一只手就往他身下伸去。


为了不被人认出来,张伟今天极难得地穿了正常的衣服,浅灰的休闲裤很薄,前边儿那一包被薛之谦作乱的手揉了没几下就鼓了起来,裤裆前出了一点儿深灰的水迹。他费劲儿地向前挺了挺腰把自己送出去,薛之谦却停了下来,手也松开了。


大张伟不满地嘟囔着,抬起手喘着粗气想再凑上去,被一把推开。他下边儿被撩得不行,前面后面都痒得慌,这节骨眼儿上却停了下来,再一看身边的薛之谦也没比他好到哪儿去,红着眼喘着粗气,瞪着他一副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去的表情,哑着嗓子开口,


“快开车。”


4.


车里的人吻得忘情,方才的闪光灯都没看到。


蹲在草丛里的狗仔看着屏幕上的照片陷入沉思。


……这他妈搞事情啊。


智障车,跳过不影响剧情


7.


张鸣鸣快被急疯了。


她用三分钟一个的频率给薛之谦打电话,听到的都是已关机,微信跟刘迎随时保持联系,等着她到大张伟家里去找人。


被公司公关一个电话炸醒的时候张鸣鸣都以为自己在做梦。她足足花了三分钟时间消化了“薛之谦和大张伟在车里接吻被拍了”这句话,然后她就爆炸了。一再跟公司保证她会让薛之谦好好拎清这件事情,公司才承诺会不惜一切代价把新闻先压下去,毕竟薛之谦正当红,想把这样一个大料压下来也实在不是一笔小费用,而


“一个同性恋男艺人,在内地还有什么活路。”


刘迎把大张伟家的门砸的山响,薛之谦睡得浅,一下儿就醒了过来,推了大张伟一把让他去开门。昨晚折腾到这么晚,这会儿天都还没亮透,大张伟不情不愿地随便套了件儿衣服,怨气冲天的就往门口走。


“谁呀谁呀,哎呦喂别敲了这大早上的,来了来了。”


一开门就看到刘迎站在门口,一脸阴沉地正在打电话,嘴里不断应承着“好的”,“没问题”,“您放心我一定处理好”,一边冷眼瞪着他。大张伟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八成又是犯了什么事儿,也就乖乖地闭上了嘴不再说话。刘迎跨进门按亮了客厅的灯,就看见大张伟随意套了条皱巴巴的裤子,身上穿了件明显不是他自己的衬衫,脖子上还星星点点的,气得她险些背过气去。她瞅了眼卧室紧闭的门,


“去把薛之谦叫出来。”


大张伟一脸慌张地瞪着她,


“姐你开什么玩笑呢,薛薛薛老师怎么会在我这儿呢。”


“快去叫出来,”


刘迎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这时候挺会藏着掖着了,在车里抱着头乱啃的时候咋不藏着掖着点儿!”


看着大张伟错愕的表情,她也有些不忍心起来,口气终于放软了些,


“你快去把他叫起来,不是装王八的时候了,出事儿了。”


8.


大张伟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只好凑过来看薛之谦的手机。薛之谦把飞行模式一关,手机立马发了疯一样疯狂震动起来,几十个未接电话,微信里一排的小红点和一打开就闪退的微博吓得薛之谦手足无措。


他抬起头看着对面不断戳着手机眉头紧皱的刘迎,小心翼翼开口,


“刘迎姐,这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刘迎从鼻子里哼出口气,


这一年多下来她跟薛之谦也算混的熟了,他跟大张伟真像。


刘迎打从心底里庆幸大张伟能在圈子里找到这么个镜子似的朋友能惺惺相惜,却没成想惜着惜着滚床上去了。她真心实意地把薛之谦和自家艺人一般看待,盼着他俩都好好的,这会儿自然也就没了好声气。


“你俩在车里啃嘴被拍了。还有一起下车,一起进了单元楼。”


看着他俩一脸不可置信,刘迎也有些不忍,缓了缓才接着开口。


“新闻一出来就上了热搜,挂了没几分钟就被压下去了,不过该知道的估计也都知道了。”


“薛之谦你现在先跟我走,趁记者还没都围过来坐我的车我送你去酒店,我叫了保安已经在楼下守着了,记者都过来就来不及了,快。”


“哦哦好。”


薛之谦起身,握了握大张伟的手就往外走。他的手指上冰冰凉的一层汗,潮得薛之谦揪心得疼。他一直没说话,也没站起来送他,就盯着他往外走。


这扇门走出去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回来。


说不定就此结束了吧。


9.


薛之谦跟着刘迎按了电梯,不放心地又跑了回去,“咔哒”一声把门反锁了。


忙又跑回来到刘迎身边。


刘迎看起来也疲惫极了,用力挤出一个笑容,对薛之谦道了声“谢谢”。


薛之谦险些哭了出来。


10.


记者的动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快。


薛之谦走出单元门就被一拥而上的记者团团包围,话筒和镜头一个劲儿往他脸上戳。刘迎在他面前护着起不了作用,两三个保安也根本无法将他们分开。抓到猛料的记者们都失去了理智,只知道发了疯似的往薛之谦这儿挤,一面抛出一个个尖锐刺耳的问题。


“薛之谦请问你昨晚是不是和大张伟同住?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薛之谦薛之谦你是同性恋吗?你跟大张伟是在交往吗?”


“薛之谦薛之谦你旁边的这个是大张伟的经纪人吗?”


被人群推来搡去站立不稳,疯狂而尖锐的问题也让他难以招架,薛之谦只是沉默着低着头,努力维持着站姿让自己不至于太过狼狈。见他一直不开口,记者们一下把枪口转向了刘迎,推搡间他鼻梁上的眼睛被撞得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一只手把眼镜递到他手里。


薛之谦错愕地抬头,对方是一个很年轻的女记者。她的话筒上灯一直没亮,跟着手一起垂在身侧,眼睛红红的。薛之谦看见她背包带上的DSP贴纸,轻声对她道了谢,安抚地笑了笑,用口型比了个“我没事”。


姑娘也冲他勉强笑了,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你要快点走,”小姑娘一下被人群挤到一边,还冲他喊,“一会儿人就更多了。”


11.


大张伟家的楼层挺高。


天还没亮透,他只能从窗户里看见一堆拥挤的人影,刘迎的白色衣服格外扎眼。他手紧紧绞着衣服,终于还是没忍住冲着门跑过去。


他知道他下去只会添乱,但他没法眼看着薛之谦一个人承受本该两个人承受的东西,他要下去。


大不了就承认呗,就大大方方拉着手告诉他们我俩在一起了又能怎么样,不就是谈个恋爱吗,别人爱怎么说大不了让他们说,凭什么要受这档子气。他狠命扭着门把锁,开始打起了腹稿。


可门从外边儿被反锁了。


大张伟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相信,他又试了一次,又试了一次还是打不开。


“薛之谦我操你大爷。”


他颓然地坐在地上,然后干脆整个人躺了下来。


几个小时前他们还在这里纠缠温存,几个小时后事情却一下变得这样鲜血淋漓。


大张伟觉得整个脑子都是空的,胸腔里也空洞洞地冒着凉气。


只剩他一个了,哭都哭不出来。


12.


薛之谦终于坐上刘迎的车的时候,整个人狼狈不堪。


“张鸣鸣给你订了酒店,一会会在门口接你,你先换件外套换顶帽子,一会当心点别让人认出来。”顿了顿又道,“衣服是张伟的,全新的从没穿过。”


薛之谦就静静听着,末了道了句,


“谢谢迎姐。”


他默默地把外套拿出来套上,又把帽子摘下来换掉,然后就乖乖地坐在副驾驶一动不动,跟昨晚喝醉了酒八成相像,只是身边换了人,心境也翻了天。


刘迎开了辆黑色的本田,七拐八弯地绕了几个圈子算是把尾随的狗仔给甩了,让薛之谦能安全抵达酒店。


13.


躺在酒店床上的那一秒薛之谦才算有机会反应一下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


张鸣鸣走过来,声音轻轻的听不出情绪,


“不要发微博,先在这里老实待着,也别叫客房服务,一会我去给你买早饭。”


薛之谦点了点头,没说话。


等张鸣鸣走了,他才后知后觉地拿出手机想去看一看那条新闻,可微博一点进去就闪退,他只好把软件卸了重装,登了小号上去。


热搜已经被压了下去,只零零星星几个不怕事的营销号上还挂着他们的照片。照片拍得挺清楚,完全辨认的出来就是他们两个。蹲点的狗仔应该离他们的车挺近的,真是太过大意。


他叹了口气,颤抖着去搜索了南薛北张的超级话题。


却没有意料之中的一片谩骂。


“唯粉请移步自家哥哥微博评论,cp粉留下来清理超话。打字快的刷两位哥哥演唱会话题,不要说脏话,话题不够表情包凑,打字慢的负责举报,不实言论统一按淫秽色情举报,非常时期一致对外,唯粉撕逼一样举报,还两位小哥哥一个干净的微博。”


红色的置顶安安静静飘在最上面,下面乌泱泱地全是一片一模一样的黑色头像。薛之谦点开了大图,黑底上面简简单单四个字“南薛北张”。


他看了看那些id,有自己的谦友,也有很多曾经同她们水火不容的大蜜。没有一个人在置顶下面不满,也没有人说“好”。这一刻她们顶着一样的头像站在同一个阵营里,拼了命地做一件原本同她们丝毫没有关系的事情。


“#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演唱会#他俩就算真的在一起又怎样,吃你家大米啦键盘侠?我是谦友我爱大张伟!”


“#大张伟人间精品起来嗨演唱会#这都什么年代了!同性恋又怎样!麻烦键盘侠看下日历好嘛!我是大蜜我爱薛之谦!”


“#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演唱会# #大张伟人间精品起来嗨演唱会#键盘侠消停消停吧你怼不过我们的……我是双担粉我我我只好爱我自己!”


“#大张伟人间精品起来嗨演唱会##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演唱会#朱桢大哥声援大家快去点赞!感谢朱桢大哥!传送门”


“#大张伟人间精品起来嗨演唱会##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演唱会#不要给不实言论回复!直接举报!切记!”


薛之谦刷新一次就多出来几十条,长篇大论的挖苦抑或不堪入目的谩骂不断出现又不断消失,屏幕上充满了的都是黑色的“南薛北张”和蓝色的演唱会话题,还有他们俩在演唱会上的合照。


“#大张伟人间精品起来嗨演唱会##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演唱会#撕得最厉害的几个大号举报得差不多了,通宵没睡的谦友大蜜姆们再坚持一会儿,把超话刷干净然后移步小哥哥们的微博评论!加油!”


薛之谦扔下手机,一下子哭了出来。


他突然觉得都值,什么过气,被人谩骂被人瞧不起,再苦再难都值。


他到底做了多少好事积了多少德,才抵得上这么多人这么掏心掏肺对他好。


14.


刘迎回去的时候记者已经被赶过来的大批保安驱散得差不多了,她拿钥匙转了两圈拧开了门,屋子里安静得没一丝人气儿。


她往里走,卧室的门没关,大张伟换了身干净的家居服坐在床上,看着她走进来,也没说话。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头上,眼睛垂下去,还是当年那个孩子的样子。


刘迎的心一下子软成了一滩水。


她走过去坐在大张伟床边上,叹了口气,谁也没先开口。


大张伟私下里其实安静得很,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刘迎早知道他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只是一到镜头前边儿就二的不行嘴里跑火车似的怼天怼地,一副很活泼的假象。


其实有个薛之谦也挺好的,她真这么想,能有一个让大张伟不对着镜头也真心真意笑出来的人,多不容易。


她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开口道,


“给你当了这么多年挡箭牌,结果你自己暴露了,这下我老公终于能见天日了。”


她对大张伟笑,大张伟也对她笑,可怎么也笑不进眼睛里。


“最近的通告我都给你推掉了,后续的处理公司会想办法。我知道你最近很累,就当好好休息几天,放宽心,啊?”


“诶,谢谢姐。”


大张伟还是低着头,刘海儿随着他吸鼻子一晃一晃的,过了很久才开口,


“我不知道怎么跟我妈交代……”


他突然慌了起来,声音里染了浓浓一层水汽,他妈妈这会儿正跟着姐妹团在欧洲旅游呢,儿子突然爆出来这样的新闻自己又不在身边,大张伟不知道妈妈得有多无措。


“我妈就我这一个儿子,她还指望抱孙子呢……”


他声音越说越小,突然攥住了刘迎的手。


“姐你能不能先别走?我我我我想给我妈打个电话,我一个人有点儿虚。”


“我不走。”


刘迎轻轻回握了他。她带了大张伟这么多年,他这样还是第一次看见,


“我不走。”


15.


大张伟掏出手机,按灭了三次屏幕才把妈妈的电话拨出去。


国际电话接通得很慢,他等了一会儿,还没听到忙音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伟伟?”


听到妈妈声音的那一秒大张伟就崩了。


妈妈那里现在应该是半夜,可是一听声音就知道她一定一直没有睡。


大张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更不敢想从得知到现在妈妈是怎么熬过来的。


“诶,妈……”他声音抽搭着越哭越厉害,在妈妈面前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孩子。


他哭得说不清楚话,只能一直模糊地重复,


“对不起……呃……妈我对不起您……”


“伟伟你听妈说,”


张伟妈妈的声音也颤抖着,大张伟听到她用力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情绪开口,


“你没有对不起妈妈,没有对不起,啊?妈妈一直都觉得你是最棒的,”


张妈妈终于还是没忍住,捂住听筒哭得撕心裂肺,母子两人的眼泪都酸涩地流到了一处,塞得心里胀胀地透不过气来。


大张伟从小到大第一次面对妈妈如此失态,妈妈在他眼里一直是强大的,冷静的,可他现在竟然做出这样的事让妈妈哭成这样。


大张伟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抽死。


“伟伟,妈妈不是那么封建的人。妈妈不在乎他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但是他要真心对你好,知道吗?”


张妈妈过了很久才开口,声音还是抖得厉害,却透着一股下了决心的狠劲。


“他很好妈妈,我我我是真的喜欢他,他肯定也是真喜欢我。”


他顿了顿,还是咬了咬牙说出口,


“妈妈,我认定薛之谦了。”


“……好。”


大张伟清楚地听到妈妈声音里止不住的颤抖,但他不会后悔了。


“但是伟伟,小薛他也不会后悔吗?”


妈妈没等他的回答,嘱咐他好好休息就挂了电话。


她撑不住了。


天知道这样平静地接受儿子出柜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有多艰难。


16.


挂掉电话 ,大张伟狠狠闭上了眼。


“我去给你买点早饭,你别出门。”


刘迎松开他的手起身。


“谢谢姐。”


妈妈的话狠狠砸在他心里。


在这个圈子里他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对于舆论评价啊咖位这些东西早就看得很淡了, 所以对他来说,母亲接受了就万事大吉。


可薛之谦呢?


他一步一步走回现在这个位置花了十年。


人一辈子能唱能跳能万人拥戴的十年有几个?


你问他想不想薛之谦不顾一切跟他在一起,他当然想,他爱薛之谦爱的要发疯。


可他凭什么让人家一转身就扔了这辛辛苦苦的十年扔了他看得比命还宝贵的舞台,跟他大张伟一道硬着头皮往火坑里跳?


他只能等。


薛之谦,我勇敢了。


然后呢?


17.


七月十八日下午,北京某酒店


“叩叩叩”


薛之谦听到敲门声响,戴好口罩帽子往门边走。


“谁呀?”


门外没有回答,敲门声又响了。


薛之谦走过去凑到猫眼前面一看,呆住了。


他忙打开门,薛爸爸提着一个黑色的小包,满头大汗地站在门口。


“爸……………………”


薛之谦手足无措地让开了门,把薛爸爸迎进来。


“我央你弟弟帮我订的飞机票,飞机快一点。”


薛爸爸走到桌子边坐,把包放在脚边。


“你弟弟本来想同我一道过来,我不让他来,”


说到这里薛爸爸明显顿了顿,


“这么丢人的事情,难道还要让他一同来看一看。”


“爸我……我晓得你很生气,”


薛之谦站在他面前,看着爸爸眼角的湿润心如刀绞,


“我从小到大就不听你的话,这回子又叫你大夏天的专门乘飞机到北京来。你这么多年数独个人把我养大不容易,我……我对不住你。”


他说着,慢慢跪倒在薛爸爸面前。


宾馆的地铺了地毯,不硬,薛之谦却觉得扎心的疼。


薛爸爸看着面前儿子的脸,比去年最辛苦的时候胖了一点回来,乌青的眼袋也淡了很多,总算看起来有了生气,像个人了。


薛爸爸不会告诉薛之谦的是,他一个人躲在家里看了儿子上的大大小小所有电视。从小到大他最了解薛之谦,他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假笑,什么时候是真的开心。


只有同那个小子在一道的时候,儿子才会笑得眼睛都弯起来。


薛爸爸刚从网上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真的气得一刀把儿子砍死的心情都有。


气他生出来的儿子怎么会是个同性恋,气他丢光了薛家的脸,气他做事情不知道检点。


但更多的是气他自己,气自己无能,儿子这样大的事情竟然不同自己讲,自己要从网上知道。


薛爸爸摘下眼镜,手背抹了一把眼睛又戴上。


“阿爸是不是很少同你讲起你姆妈,”


薛爸爸轻轻握住儿子搭在自己膝头的手,粗糙苍老的手摩挲过他的手背,


“你看见过你姆妈年轻时候的照片,晓得她是个顶漂亮的女人家。可你姆妈怀你的时候特别能吃,我带她出去散步的时候她胖得别人家都认不出来了。有人同她讲说她这样子不好看了,老公要不欢喜她了,你姆妈就昂首挺胸冲人家说“我老公才不会。”


“你妈一直都过得很开心,到怀你七个月的时候,你特别欢喜乱踢,你妈就捂着肚子朝我笑,说希望你将来也能是一个开心的小孩子。


“阿爸其实真的没想要你有多大的名气赚多少钱,甚至你让阿爸一直养你我也养得起,阿爸就是想你活的开心,同你姆妈希望的一样。那你既然喜欢唱歌,阿爸卖房子也随你卖,哪怕最后穷光蛋了我也是你爸,只要你活得开心,阿爸就都随你。”


他伸出手,擦掉了儿子脸上的眼泪,长长叹了口气,


“三十四岁的大男人了,莫哭,像个什么样子。”


“从上次你同小高…分开,阿爸就同自己讲,这辈子只要我儿子开心,高矮胖瘦他想娶什么样子的姑娘我都答应,就是实在没想到你给我领个男人回来。


“阿爸晓得你是真的喜欢他,儿子你记住,你都这么大了,阿爸相信你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就是我年纪大了,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能不能缓一缓,等阿爸想通了,你再把他请到家里来。你等等阿爸这个老木头,啊?


“不哭了啊,个男子汉的样子。阿爸知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给你定定心,我让你弟弟帮我订好了回上海的高铁票,一会儿就走。阿爸这里你不要担心,啊?”


薛爸爸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拍着儿子的肩膀。


不知道怎么一晃,那个一时风光一时落魄的愣头青肩膀也宽了,身板也厚实了,已经是个有主见的大男人了。


薛爸爸欣慰地笑了,眼睛热热的,心里也热热的。


“阿爸你放心,”


薛之谦伸出另一只手,把爸爸的手包起来,


“我一定好好的,阿爸你放心。”


18.


“鸣鸣,我付得起海蝶的违约金吗?”


薛之谦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张鸣鸣。


小女孩儿没有想象中的惊讶或者愤怒,抬头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望着他。


“你付不起。”


然后轮到薛之谦一脸惊讶。


“我刚和公司通了电话,他们不会和你解约。”


“我知道你肯定放不下大老师,然后又个人英雄主义泛滥地要不拖累海蝶来个东山再起,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你今天开始三十四了大哥,你以为你还小伙子啊还东山再起,你想都别想。”


张鸣鸣抬起下巴,笑得一脸没了我你可怎么活的样子。


“台湾平权的浪头刚起来,这会儿舆论风声很多都偏向你们。而且这么一闹,你俩的老婆们一下子团结一致了,也不吵架也不撕逼了都乖得不行。”


“当然不是说你这会儿公开就万无一失了,你还是有可能被封杀或者再跌停。”


“但是海蝶说四年前他们赌你赌赢了,这次还赌你。”


“只要你自己想清楚。”


她把饭放在桌上转身要走,又想起什么一样折回来,


“刘迎姐刚打电话跟我说,大老师在家里成天揪着被子角儿,委屈得跟个小媳妇儿似的等你回去呐。”


19.


门铃响的时候,大张伟整个人吓得从床上弹了起来,一看钟,夜里1:18。


他一边儿嘟囔着“姐你怎么这个时候来啊我都睡了”一边儿光着脚丫子去给开门,打开门的时候眼睛都还是闭着的,


“进来吧姐,”


他打了个巨大的呵欠准备回房睡觉,门口的人却没有丝毫要进来的意思。


“姐你……”


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薛之谦穿着白色的棉T恤,托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站在他的门口,笑得比走道里的暖黄色灯光还要暖。


他的胡渣还留在下巴上,半截没理好的衣服从行李箱底下拖出来,眼圈青黑,活像个刚从遥远圣地归家的旅者。


他把箱子竖起来,松开手,冲自己张开了怀抱。


仿佛跋涉千里,就是为了这一刻。


“大老师,我回来啦。”


他如是说。


20.


明知这是一场意外,


你要不要来?


——END——









不知道能不能表达出我想表达的,词不达意。


那啥,内裤我是杭州人基本不懂上海话,


所以文中薛爸爸的口音大概是杭州混上海?


欢迎上海姑娘指正了,


抱拳。


不准只点小红心不给评!我超凶!

评论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