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开门!还钱!(吕云)

关规先生_:

#债主布x欠债云
#年龄差偏大设定,鹊鹊客串
#剧情老套,文笔废。欢迎捉虫,ooc也欢迎私戳告诉我!!


1.
赵云一开门就挨了一拳。
措不及防往后退了几步稳住身体,挺直腰背后淡淡地看着屋外的一群人。
“小子,这笔钱你欠了多长时间?”
问话的就是刚才一拳头糊在赵云脸上的那位。
“我说过,这笔钱我会还,不劳烦各位爷亲自登门拜访,请回吧。”
话里透露着的一股倔劲更是惹怒了他们,刚想冲进屋子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孩子,身后传来一声呵斥,硬生生把一群人止住了。
“吕布哥……”一路子人竟全部恭恭敬敬点头哈腰地问候着。
那个叫吕布的人从后面慢慢走过来,接过别人点的烟,居高临下地低头看着欠了一大笔钱还显得理直气壮的赵云。
赵云毫不畏惧地瞪了回去,同时打量了下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男人看上去是这群人里最年轻的,左眉向上两公分的位置有条浅色的疤,看上去怪吓人的。
注意到旁边满脸横肉的人低眉顺眼的态度,赵云脑瓜子一闪觉得这人八成是自己的大债主了,而且来头不小。
完蛋,那自己岂不是瞪错人了……
吕布忽略赵云的眼神,自顾自吸了口烟,然后把白气全部吐在了那小孩脸上。
赵云被呛得直咳嗽,气势一下子给弱了下来,一面用手驱散着烟雾,一面往后退。
还没缓过神,吕布接下来的话让赵云浑身的血液如同冰一般凝固住。
“除了你那赌鬼老爹,就离这三条街的那个医院里,是不是呆着你病重的母亲?”
赵云闻言一愣,然后竟直接跪了下来。
“钱……钱我一定会还清,但请别伤害我家人……”
“下个月月底。”吕布直接打断他。
“下个月月底带着钱来找我,不然,你等着。”



2.
当赵云看见吕布进了自己打工的酒吧时,差点把手里的高脚杯给摔了。
赵云只是看中收入高,迫不得已才来这种地儿工作。
但估计没有比工作时遇见债主这种事更倒霉了的……
他触电般转过身,之前吕布恐吓自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赵云慌忙去招呼别的顾客,假装没看见吕布。
当然,也希望吕布也别看见他……

那怎么可能……
吕布看着赵云掩耳盗铃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不紧不慢地走向赵云呆着的吧台,选了张他背对着的椅子坐下。
视线直勾勾地盯着赵云,看他因为窘迫微微泛红的耳尖以及有些颤抖的双手。
赵云面对的顾客正一脸下流地调笑着冲他说着荤话。那人说完抬手拍了拍赵云的脸,随后把爪子放在他的肩梢,沿着手臂一路下摸,直到在赵云被西裤包裹的臀部上捏了把才收手。
赵云已经没了和吕布第一次见面时那对他来说可谓是嚣张跋扈的态度,默默地将别人的骚扰忍受下来,当然在收款的环节也没有犹豫地接过了那多出来的几张纸币。一转身,就见着吕布坐在自己后面看戏。
“……”没脸了……
吕布朝他扬了扬下巴,以示自己过来。
是不是又要请吃拳头?那还真是大方。
就算预料了结果,赵云也不敢就这么晾着自己的大债主,硬着头皮来到吕布跟前。
“先生,喝什么?”
“Whisky。”
很意外的,吕布只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的问题。赵云一愣,也没多话,开始倒酒。
好像瘦了点,气色不好,黑眼圈也很重。吕布盯着赵云的脸想着。
看见赵云被其他人明目张胆地骚扰依旧不管不问时,他心里有股很奇怪的感觉,像是被人用指甲一下一下刮这心脏,难受极了。
“你平时就这么赚钱?”
赵云手上动作一顿。
“您是知道原因的。”
“那你直接往人床上一躺得了。”
嘲讽和不屑非常明显,赵云不理他,把酒搁在吕布面前转身就走。
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像是一种默认与挑衅,让吕布内心的那种感觉更强烈了。
“站住。”
那骤然下降好几度的声音让赵云知道不停下来要出事,他有些无奈地转身。
“还有什么事?”
吕布顿了顿,努力把音调放的柔和一点。
“你会做饭么?”
啊???
这没头没尾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彻底把赵云整蒙了。
“说话。”
“会……会……”
“会做家务么?”
“……会。”
“行,那你把这儿的工作辞了。”
歪???
“来我家吧。就拖拖地烧烧饭,我家没人干这儿事。”
原来您还没娶呢……但这话赵云只敢想想。
“我……我考虑考虑。”
“来我这里一段时间过后你欠的钱一笔勾销,还有额外的工资打进你的账户。期间不限制你的自由,去哪都行只要你干好自己的活儿。”
那么好心?赵云很怀疑。
几秒之后,他非常有骨气地答应了吕布。


3.
吕布不仅是个生意人,还是个黑市拳赛的拳手。这件事赵云来吕布家里不久就知道了。
这也解释了他一身肌肉以及额头上的伤疤到底哪来的。而且在地下的名气似乎不小。
吕布的房子很大,就他一个人住,显得冷清。这么大个人也不知道打扫,估计连内裤都是放洗衣机里直接滚的。
赵云来了后,也许是错觉吧,吕布觉得有了点家的味道。
他靠在厨房门沿上,盯着里面正在忙碌的人。
赵云被他盯烦了。“什么事?”
“晚饭随便做点吧,陪我去练拳,下周有场比赛,对手挺烦的。”
你当女生上厕所么,怎么还要一起的……可心口不一的赵云还是乖乖洗了手,摘了围裙。
“打过拳没?”
“懂点。”
“那挺好,待会儿打两场。”

更衣室里,赵云看着吕布精壮的上半身以及健康的肤色,不禁摸了摸自己白花花的肚子,有些羡慕……
他认为吕布有些莫名其妙,先是给了自己那么多好处不说,现在又带着自己来练拳。讲道理,吕布独立生活的时间不少于二十年,但却丝毫不介意有人闯进他的私生活。赵云瞅着那人掂量了一下手里的拳套。大概……吕布是不想让他活着出这个拳场了……
这两个半小时赵云心惊胆战的,但其实什么事都没有,顶多只是当个陪练而已。
嗯……最近脑子真是越来越不正常了。

吕布也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正常了。
他接过花洒撒下的水,狠狠泼脸上。真的是……怎么满脑子的赵云……
赵云同其他十七八岁的男生一样,平时看着瘦,等掀了衣服,就会发现一些肌肉线条已经开始慢慢成型了,腕骨纤瘦却有力,腹部平坦几乎没有赘肉。再想到刚才练习时那人因体力不支泛红的脸颊,轻微的喘息,两人肌肤相贴的触感……他现在正一丝不挂地待在另一间浴室隔间,水珠淌过他修长的脖子一直到脚踝……
想到这儿,吕布发现自己起了反应。
要死了……他自嘲地笑了笑。



4.
“喂……你……”
“怎么了?”
比赛当天,吕布正坐在参赛选手的座位上注视着面前给自己安安静静绑拳套的人。那人一开口,柔软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颤动几下。
吕布笑了,自从认清自己的感情后,看赵云的眼神里总带着不同往日的笑意。
“你那些……嗯……兄弟呢?”赵云用手指扣着脸措辞,他望了望吕布身后空无一人的观众席,相反的,对面的则是人声鼎沸。
“生意往来而已,他们来看我比赛做什么?”吕布给了他一句轻描淡写的回答。
赵云有些触动。
“那以前你都是一个人的么?”
话没问完,好巧不巧,裁判就吹了哨,以示选手去台上报道。
“行了,我走了。”手贴上小孩的额头,随着起身的动作轻轻把那人的刘海往上一撸。“你好好看着,那就可以了。”

吕布走上台后,恢复以往的孤傲冷漠,那才是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圈子里应有的姿态。
赵云有感觉,吕布对自己,那真的是他最温柔最温柔的样子了。
哨声再次响起,比赛开始。
黑市拳赛又不是正规拳击,这个擂台上淌过无数失败者的血。
吕布的对手,个头比他还大。两人僵持不下,关键时刻,吕布一个疏忽,被对方绊倒,后背着地,钝痛让吕布不禁闷哼出声,随后,对手的拳头不留情面地落在他身上。
赵云倏地从座位上站起,他看着吕布倒地后本能护住脸部以及重要部位,但是看到他挣扎的样子,不用想,肯定见血了。
赵云疯了一般的向擂台跑去。
够了……够了……别再打了……
他挤进正在欢呼的人群,忍着酸胀的眼眶。
他怎么可以一个人承受那么痛苦的东西?
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在最绝望的时候,甚至生命垂危之时,还保持着最高傲的姿态。
赵云第一次这么想陪着那个人,他想用余生,来填补那人几十年的孤寂。
他伸长着胳膊,指间微微触到擂台的边缘,他努力尝试着去中断这场比赛,他不想再让那人受到任何伤害。

吕布在台上被打得七荤八素。
不行,自己要是直接就被这王八蛋干倒,家里那小孩怎么办?
吕布眯着眼,不让血和汗流入眼睛模糊视线,他侧着脑袋看向观众席,一眼就找到了赵云。
他看着赵云与其他观众格格不入的举动,笑了。
那个人却哭了,没有发出任何呜咽,只是不停地流泪,他可能自己都没有发觉。
周围响起了倒计时的声音,骑在吕布身上的大汉,显然认为胜利必将属于他,竟在最后几秒的时间放松了警惕,结果被吕布找到了破绽。
膝盖重重顶向他的腹部,局势扭转。
裁判最终宣布吕布获胜,晕厥的败者被台下的观众拖走了。
赵云手脚并用爬上了擂台,一把抱住了走路都已经摇摇晃晃的吕布,因为担心碰到他的伤口,所以并没有搂得很用力,只是虚虚地环住男人的腰,让他可以靠在自己身上。
吕布把脸埋进小孩的颈窝,迷迷糊糊地闻着那让人安心的味道,直到被他扶着躺下,才抬起沉重的眼皮,看着旁边焦急万分摆弄手机的人。
“你干什么?”吕布抬手抚向赵云的脸颊,蹭去了还挂在他脸上的泪痕。
“那么多伤,要不要命了?”
吕布琢磨着这句话,一下明白了赵云的意图。
“喂,别打救护车啊,想让我蹲局子么?”
他一边笑小孩脑子一根筋,一边说,“去拿我手机,打给我私人医生,通讯录里有他。”
不久后那位私人医生来了,他介绍自己叫扁鹊,然后合着赵云快速把吕布运回家。
吕布的意识坚持到自己躺上床,脑袋一沾枕头,立马就睡着了。
赵云等扁鹊差不多忙完了,一进房间就看见吕布除了一张脸,浑身都裹得跟木乃伊似的,心疼的不行。
扁鹊从头到尾没说过几句话,但一眼就能看出吕布和赵云的关系很不一般。
赵云刚出主卧的门,就被扁鹊塞了几张单子,除了写吕布身体状况的,就是一些养伤期间饮食方面的问题。
“我第一次看见他把一个人带在身边,”扁鹊开了口,“知道他这儿的疤怎么来的么?”说完指了指自己左眉上方。
“打拳?”
“对,他每次比赛都是一个人,那可是黑拳,没人在旁边搭把手是很危险的。我作为他的私人医生,是要对他的生命负责的,但吕布这人倔得很,几次我想开个口协商一下都被他拦下来,一定要自己打完这场拳,结束后走都走不了,次次是我把他拖回家。有次我公事晚了,到场就他一个人躺在台上,脑袋磕到旁边的围栏,血流了一地。我再晚一步,他就该和阎王爷斗地主去了。”
扁鹊异常认真地盯着赵云。
“我算是和吕布走得近的了,这栋房子,除了他,大概就数你呆的时间最长了,这段时间好好照顾他,顺便仔细考虑下。我看得出来,你对他很重要,别负他。”



5.
赵云在扁鹊走后去逛了菜场,按照单子上的买了些菜。
途中,赵云一直在琢磨,他懂了扁鹊的意思,却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算了,先不想了。
他甩甩脑袋停下脚步去看路口的地图。
还早,到医院看看妈妈吧。
赵云查过自己的账户了,以前欠下的医药费已经差不多可以还清了,余下的一点说不定还能通融一下。
他站在医院前台,已经摆好一副要和护士姐姐软磨硬泡的架势了。
“嗯?那位病人的医药费已经付过了呀?”护士姐姐朝他眨着眼睛。
“不可能啊。”赵云不信。
“那天也是我值班,我记得那位先生称是你的家属,他付了近几年所有的费用。但他说,钱他能给,但手术一类的他不能做主,还需要你的同意。”
小护士一边说一边翻着办公桌的抽屉,最后找出了一份合同,打开放在赵云面前。
“喏,你看。”
合同最底下,龙飞凤舞地签着“吕布”两个字。

赵云是跑回吕布的家的。他只知道,自己想现在就看见那个男人,好像,也明白自己心里想要什么了。
吕布体质果然不一般,睡了三个多小时就醒了过来,赵云回来的时候正靠在枕头上看电视呢。
“回来了?”他看着赵云一头的汗以及明显不对头的表情,多多少少已经猜到了。
“去医院了?”
“嗯……你为什么……”
“帮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垫垫医药费算什么?”既然都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赵云没想到吕布会说的那么直白,脸瞬间红了。
“胡说什么……”
“我可没胡说。”赵云被吕布突然的严肃吓了一跳。
“你过来。”男人用下巴指了指床边的椅子,以示让他坐下。
赵云的脸依旧红着,僵硬地坐在那张椅子上。屁股刚碰到椅面,脑袋就被男人强硬地揽了过去。
吕布让两人的额头贴在一起,他看着小孩躲闪的眼神,觉得可爱的紧。
“赵云,你听好,我不想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生意了,也不想因为名声因为钱再去打拳。等我伤好了,就只是过个普通的日子,你愿意陪着我吗?”
赵云的脸算是红透了,根本不敢去直视面前男人炽热的双目。
安静了几秒后,他一咬牙,下定决心般迅速抬起头往吕布近在咫尺的嘴上亲了一下。
“行了说完了吧?说完给我躺回去。”赵云趁吕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别过头。



6.
吕布养伤的这段时间,被赵云照顾得挺滋润,也大概是因为过得太舒服了,他痊愈后没几天,躺在床上一连好几天动不了的就成了赵云了。

这天,吕布是被冷醒的。
他眼睛一睁就发现被子全被睡在旁边的赵云裹走了,自己只穿了工字背心和裤衩。
开玩笑,18度的空调。
吕布毫不客气隔着被子就往那人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睡梦被人打断,赵云不舒服地呜咽了一声,探出埋在里面的脑袋眨巴眨巴地看着吕布。
吕布看着他那委屈劲儿,其实心已经软了。“被子给我点,冷。”
裹在被子里的人没啥反应,显然是因为刚醒大脑还在当机。过了一会儿,赵云伸出双臂搂住男人的脖子,把他扯进被窝,脸靠在那人胸口蹭啊蹭。
再这么蹭下去,要出问题了。吕布眼神一下子沉下来。胸前的瘙痒突然一停,他拨开赵云的刘海,发现小孩竟又睡着了。
吕布:“……”
行吧行吧,谁让老子宠你……
吕布把人往自己怀里掂了下,拉过被子盖住两人身体。
梦境在一个印在发旋的吻后,又开始了。



————————————————————————

依旧做我的低产咸鱼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个人!!

评论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