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嬴白】绝对服从

沂_初雪:

※糖
※一篇赢白
※现代都市背景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G市的夜幕也渐渐降临。


而在暗夜的笼罩之中,一位看起来便贵气优雅的男子坐在座椅上,他闭着眼睛假寐,有意识的用手指的轻轻扣着木质的光滑桌面,发出“哒哒”一类的沉闷响声,显得十分空旷寂寥。


少年握着镰刀站在他身前,无论是身上还是脸上都血迹斑斑,低垂着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人各怀心事。


这些习惯兴许旁人不太会了解,可他作为待在嬴政身边待了十几年的属下,当然很清楚的知道,嬴政会有这样的表现,多半是已经生气到快要爆发的征兆。


至于嬴政为什么会生气,他便不得而知了。


说到底,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无条件的绝对服从。


“白起,”他哑着嗓子开口,“到我面前来。”


白起顺从的垂下眼睑,低着头不愿意去看嬴政此时的表情,抿了抿唇答道,“……是,总裁。”说着将巨大的镰刀放在身侧,缓缓踱步走了过去。


嬴政看着白起这副越来越孱弱的样子,面上虽然一如既往的没有如何表现出来,暗地里却是心疼极了,甚至忍不住想现在就把白起拥入怀中。但与生俱来的骄矜与傲慢告诉他,自己不能这样做,至少现在不行。


“抬头。” 白起此时听见嬴政的这句话毫无反应,只是低着头置若罔闻,这是嬴政从没有见过的,那个少年在他面前执拗的样子。


嬴政似乎是察觉到白起对自己刻意的疏离,莫名有些恼怒,抬手捏住白起的下巴往上抬起,那人仿佛是卯足了力气来反抗,让他指节都捏得发白。


“白起,我让你抬头。”


男人的声音霸道而不容置喙,让白起每次听到的时候都不由身子一僵,随即条件反射似的抬起了头,被迫看着嬴政的脸。


在看见白起面容的一瞬间,嬴政啪的一声松开了钳制那人下巴的手,蹙紧了眉头一副怒意未消的模样,沉默片刻后才咬着牙逼问他,“谁伤的。”


看着嬴政的神色,白起竟莫名其妙的一阵心烦,“白起不过是陛下手中的一把利剑罢了,剑器受损,要么修复,要么弃而不用。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倒不如……”


嬴政眯起眼,“倒不如什么?”


白起微微别过脸,往日里如星星般炙热耀眼的目光不再落在嬴政身上,语气中更带了几分酸涩的意味,“倒不如回去好好哄哄陛下您的未婚妻,她……”说到一半,白起突然噤了声,话锋一转,“罢了……属下没有什么好说的。”


“呵……说出这种话真不像你平时的作风啊。”嬴政讽笑一声,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转头让目光直直的看向白起,一字一顿的开口道,“那个女人,她对你做了什么。”


“夫人……夫人让我告诉总裁,不要熬夜,多保重身体。”白起磕磕巴巴的开了个头,额头都沁出了冷汗。


“嗯,还有呢。”嬴政听闻他的这番话语微微挑眉,施施然开口道,“你不要告诉我,仅此而已?”


“……嗯。”


高高在上的那男人“啪”的一声将桌上的水杯拍在桌上,嘴角轻挑,是一副怒到极点似笑非笑的模样。


“白起,我问你。”嬴政从座椅上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下了台阶,用手抚摸着白起脸上的划痕,感受到眼前人已经在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栗,方才止住了动作,俯睨着白起外部的蓝色盔甲和已经摘下了头盔的,病弱的脸庞,“这里,是不是她伤的。”


被人所控制的感觉并不好受,白起当时非常想出言反驳一句,与你何关?但最终只能很没骨气的垂下头颅,轻声道一句,是。


血浓于血。


眼前的人不仅是他唯一的亲人,还是他挚爱的人。


可阿政要是知道了会说些什么呢,又说我是恶心的怪物?抬头看了一眼嬴政不为所动的模样,白起只是自嘲似的笑了笑,垂眸望着地面不再言语。又是一场死寂般的沉默。


“为什么不还手。”


白起垂下眼帘,沉默的把头更低了些,“因为是您的未婚妻,白起不敢。”


嬴政把手重新覆盖在白起的脸上,勾起唇角道,“没有人可以碰我的东西——包括我的未婚妻。白起,你可记住了。”


“可我不过是躲在阴暗处的怪物。”白起感受到脸上温热的触感,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我为了阿政而战斗,本就是向死而活。”说完心虚的把目光移向别方,“……十分抱歉,白起不该这么叫总裁。”


“你口口声声说为我而活,那我问你,我提出的任何要求你都会实现?”


“当然。”一身铠甲的男人幽幽抬头,“只要是阿政想要的,白起都会不惜代价的一一拿来。”


“这身铠甲看起未免太过碍眼。”嬴政伸手折断了一片铁质的碎片,“脱掉,然后,丢了它。从今以后,你不必再为我而战斗,你应该相信我能保护好自己。”


“这……”白起话未出口,又再次被嬴政所打断。


“还有,未婚妻的事情我会和她们讲。”嬴政眯起眼,盯着白起此时暴露在光线下的一小片身体,“从此以后,你不再是什么总裁秘书。”


白起抿唇,暗中攥紧了拳头,指节都按得发白。


有什么错呢,他只是想在阿政身边守护他而已。


为什么非要有人来阻挠这一切?


瞧见白起此刻一副紧张和不可置信的模样,嬴政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是我的总裁夫人。”


—END—





谨此送给一个嬴白圈超棒的文手,他叫晏西朝,我喜欢他。

评论

热度(145)

  1. 非正常沂_初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好收集
    沂_初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