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邦信】论君主是如何测试韩信的

杨郎_回眸已千年:



刘邦最近心情不太好,因为他和韩信除了上朝和必要的庭内议事之外,几乎很久没有私下见面了。

就是在朝上,韩信也总是一副清冷不食人烟的样子。有事便上奏,无事连一个多余的眼神也不给他。

想到过去在军营里食则同桌,寝则同床的日子。
刘邦很想知道韩信心里对他到底有没有意思。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刘邦在宴后留下了张良,问张良有什么办法能间接的探一探韩信的态度。

张良倾身而立合袖作揖,淡淡一笑道,但凡是心中在意之人,是断断见不得那人与他人亲密相处的,世人皆是如此,陛下不妨一试。

刘邦觉得有理,点头道,那子房今夜留宿朕这里吧,且看明日韩信作何反应。

张良无奈,好一个作茧自缚,说的就是他了罢。

张良留宿寝宫之事,第二日上朝前便传了出去,在萧何和陈平意味深长的目光里,张良满头黑线,君主你还我的名誉,我在你宫里挑灯夜读一夜到现在困的要死不说,还要被那些不明真相的家伙yy,真是够了。

可重点是这韩信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萧何第二日便知道了张良到底在刘邦宫里做了什么。因为今天他接替了张良的工作。而眼前这个在榻上逍遥的舒服躺着的君主却跟自己说,你自己找事情做吧,朕要睡觉了。

萧何心中的草泥马蠢蠢欲动,他这几日一直帮刘邦处理政事,连着三更未眠,好容易说今天睡个安稳觉,现在居然让他来这里“侍寝”?!就为了看看明天韩信是什么反应?!

萧何在木椅上靠着睡了一宿,第二天当他扶着酸疼的腰艰难的上朝的时候,终于成功的收获了全部朝臣的注目礼,萧何一直黑着脸迎着樊哙的嘘寒问暖和陈平的忍俊不禁。

而事件的主角韩信依然是面无表情。

刘邦不死心的召了樊哙留宿第三晚,供了一晚上的沉香佳酿才堵住了樊哙的问东问西。

韩信依然是不为所动。

陈平知道看这架势自己也是逃不掉了,第四天晚上没等刘邦开口就很自觉的留了下来。机智如陈平,听了刘邦的问题便颔首道,陛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陛下不如想法子探探韩信在意的那人是谁。

刘邦想了想,觉得有理。便问道那如何探?陈平微微一笑,陛下可以封了韩信的府邸,看他去谁家借宿不就好了,如果他找陛下借宿宫中的话,那不就不言自明了吗?

翌日,韩信在朝上听闻自己的府邸从即日起被查封了,请他择地而居时,皱了眉有些无语的看了刘邦一眼。那眼里分明写着明晃晃的四个字「玛德智障」

刘邦得知韩信留宿萧何府上的时候,心中的惊讶简直想掀了宫殿的屋顶。好你个萧何,这些年都背着朕跟韩信做了些什么?!

于是萧何的府邸也光荣的被封了。

张良在府门口看到韩信和萧何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府邸也完蛋了。

当韩信,萧何,张良,樊哙一起出现在陈平府门口的时候,陈平一脸悲痛的拉着韩信的手:
韩信啊,你快去和君主说点好话吧,就算你的府邸不想要了,可我们的府邸还想要呢啊……

然后各人的府邸都被解封之后,韩信留在宫中再也没回过自己的府邸就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241)

  1. 源赖光出来挨打青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