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大薛 】身不由己1

李博雅Liboya:

现实向 不知道是BE还是HE…
尽量不要OOC
第一次在lofter上po文…天知道会不会有人看…
😊希望能有小仙女喜欢…
不要有小姐姐批评我…
我玻璃心。


深夜。大张伟轻轻地翻身下床。

薄薄的被单由于大张伟的动作,从旁边半趴着睡的那个人的肩头滑了下来,露出光洁的脊背,在黑暗中白得发亮。大张伟坐在床边,伸手又轻轻帮那个人盖上被单,心想,内谁的演唱会马上就要到了,可不能让他这关口感冒。

顺手摸起床头柜上空调遥控器,“唧唧”两声,讲空调升到27度。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穿过客厅,揣上茶几上那包烟,走到阳台上去,迎着北京夏夜污浊的热浪,点上一颗烟。

其实当卧室门“咔嗒”一声合上的时候,趴在床上的薛之谦就睁开了眼,窗外的光把卧室照得清冷,薛之谦的眼睛在阴影里亮得吓人。





薛之谦认识大张伟的比较早,上高中那会儿,他就在唱片店里见过花儿乐队的专辑,像什么《幸福的旁边》啊、《草莓声明》啊什么的……

那时候电台老播他们的歌,摇滚乐配上呲喇乱响又常常串音的收音机,没给薛之谦留下太多的好印象,倒是花儿乐队的主唱那清亮纯粹的少年音,或者说是奶音,偶尔也会冲破重重杂音闯进薛之谦心里。

那时候的薛洁洁,偶尔会感慨在遥远的帝都北京,竟会住着这么一个能编会唱的天才少年张伟,然后轻轻自卑一下自己的才疏学浅,随即便把花儿和少年抛之脑后,背上画板,冲出上海某个阴暗小弄堂,冲进夏天正午的烈日里。






大张伟认识薛之谦的就比较晚了。年轻的时候,大张伟也血气方刚,傲着呢,朋克不一定是真朋克,但有才肯定是真有才。老是动不动就想跟他们地下那些(玩摇滚的)人硬刚。

大张伟一天60%的时间想着怎么才能弄点有意思的新歌,30%的时间想着怎么才能向地下那帮人证明自己的摇滚是真摇滚、朋克是真朋克,剩下10%的时间被用来想着吃饭、睡觉和丰乳肥臀的大妞。

薛之谦刚选秀出道的时候,花儿乐队专辑都出三张了。等电视上开始广告“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想下载这首彩铃吗?快编辑短信'认真的雪'+编号******到10086获得这首好听的手机铃声吧…”花儿乐队正忙着打着飞的,到处唱《嘻唰唰》呢。

也许,大张伟也会在哪里听到《认真的雪》或是看到上节目的薛之谦,但多半也就是感叹一句“嚯,情歌儿啊!”或是“嘿,又一小白脸儿!”

大张伟绝不会想到十几年后,这个小白脸儿,会成了他心坎,会一举一动都拉扯着他的心尖尖上的嫩肉,会让他想要抛弃自己曾珍爱的一切,去疼那个人、去爱那个人。





我也不知道写这个干嘛。🤣🤣🤣
看了大薛CPF里辣么多有才的太太…些许心动。
觉得姆们圈的大大都是厉害厉害真厉害…
棒棒哒~🎉🎉🎉

还有一件事,🤔🤔🤔
谁能教我做链接…
还有教我用Evernote和Zine…

一万次晚安。
罗密欧如是说。💋

评论

热度(65)

  1. 源赖光出来挨打李博雅Liboy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