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大薛/智障无差】未来时光机

张斑斑的小奶球:

据说,只要把手放上去,再念出自己想要看到的未来的某一岁,这东西就能把你的未来投射出来。


“这么玄乎?话说时光机不是像个小抽屉似的你一钻进去就可以满时空随便跑的那种吗?”张伟皱了皱眉头,表示自己不相信。


“你当我哆啦A梦啊!能有这个已经很不错了!”薛之谦向张伟抛去一个白眼,又低头看着这个据说能看到未来的时光机。“要不,我们来试试?”薛之谦抬头看向张伟,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那那那薛老师您先自个儿来吧,万一出了什么事故我来给您护驾。”看着薛之谦充满期待的眼神,他不想拒绝,但终究还是怂了。


“那我完了你得来。”张伟点了点头。


薛之谦把手轻轻放上去,张伟在一旁看着,好像是担心薛之谦下一秒就会被吸走般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


薛之谦看着这人的动作,嘴角轻轻向上勾起了一下。注意力重新回到时光机上,“那就,看看我40岁时是什么样子的吧。”抬眸盯着离自己有些距离的雪白墙壁,等待着它把自己的未来投射出来。张伟抓着薛之谦的胳膊的力道又大了一些。


平滑的墙壁,就像一张未经污染的白纸,洁净而又单纯。那上面慢慢显示出了完整的人形,逐渐清晰。40岁的薛之谦坐在一个宽敞而明亮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一个相框。他没有看着相框里的照片,而是抬头呆呆地注视着窗外的天空。


“薛老师您是不是得老年痴呆了?”张伟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但看着投影里的薛之谦很久没有动,还是毫不犹豫地开启了他的万年嘴贫技能。


“神经病啊!你能不能盼我点好的!”薛之谦笑着骂他,“……接下来看看50岁的我。”


墙壁上的场景逐渐模糊,又开始清晰起来。原来的房间替换成了一片并不宽阔的草地。头发已花白了不少的薛之谦手里拿着一束花慢慢走着。他向一块墓碑走过去,把那束花轻轻放上去。因为距离问题,两个人看不清投影上的薛之谦拿的是什么花,也看不清墓碑上刻的是谁的名字。


看到这一幕,他们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变得沉重起来。“看看60岁的吧……”许久,薛之谦打破了这份沉默。


这回,又回到了房间里。只不过不是上次那个房间了。看着房间的摆设,应该是个客厅。薛之谦的头发是让张伟莫名熟悉的奶奶灰,估计是染过了。唯一和上次那个场景一样的,是薛之谦手中的相框。它被薛之谦摆放在桌子上,看不清照片是什么样。薛之谦在跟相框摆放的同一张桌子上,往一张纸上写着什么,应该是在工作的样子。


接下来,他们又看了70和80岁时的薛之谦,看到的无非是一些平淡的生活片段。只不过,都只有薛之谦一个人在投影上出现。


“来,大老师该你了。”薛之谦把手从那上面拿开,把一路下来紧紧抱着自己胳膊的张伟向机器面前拖了拖。


“那那那薛老师您别走陪我来瞻仰瞻仰我的人生……”张伟又拽紧了一些薛之谦的胳膊。“知道你对这东西没好感啦,我会陪着你的。”薛之谦把自己的胳膊缓缓抽出来,与张伟的一只手十指相扣,“行了,开始吧。”


张伟把另外一只手缓缓放在上面,发现没有什么异样之后就开始说话了。“那什么,就瞧瞧我100岁时的。”


投影显示出来灰蒙蒙一片,然后变得黑咕隆咚的,好像是被关在了什么密不透风的地方。看到这里张伟是茫然的,薛之谦强忍着想笑的心情。“神经病啊就你这样整天北京瘫的活得到100岁嘛!”张伟没有说话,想了想觉得薛之谦的话有道理。


可是之后的84、72、51、甚至是44岁,投影上显示的都是一片漆黑,虽然在张伟换年龄的中间象征性的模糊了几下。


“奇怪,难道是坏了吗?”薛之谦表示真让人摸不着头脑,莫不是卡机了?“35岁,35岁。”张伟看着投影上的漆黑模糊了一下又重新换回了原来嘴脸,好像是在心不在焉的敷衍他一般。“嚯,薛老师我去的真早,35岁也是一片漆黑。”张伟把手拿了下来,如释重负般瘫在光滑的地面上。


“不应该呀?”薛之谦晃了晃那机子,还抬起放到眼前细细观察着。


“唉薛老师您别看了,咱出去吃点东西吧这个点了都。”张伟抬眼望着和那时光机过不去的薛之谦说道。薛之谦叹了口气,把时光机给放下,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再去做饭估计要等到8点多才吃的上,“行,走吧。”薛之谦把瘫在地上的张伟一把拽了起来。


出门后,薛之谦终于是知道为什么张伟的未来都是一片漆黑,还有墓碑上的名字和照片里的人都是谁。


==============================================


未来时光机,良心商家,假一赔十,七天之内无理由退货



评论

热度(41)

  1. 源赖光出来挨打乐卡卡卡卡卡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