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大薛大】关于暗恋

过以上:

毕业班背景




0


这是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1


薛之谦和张伟同班三年


第一年,“张伟”对他来说只是个过耳的大众名字,他与他无多大交集甚至没有讲过一句话,也许有也只是无关痛痒,充其量最大的印象也只不过是班里成绩永远的第一以及体育永远的倒数第一。


薛之谦打南方来,融入班级本是有些许艰难,所幸他还算是善于交际的人,几周后顺利与周围打成一片。


薛之谦喜欢且善交朋友,人缘自是不错,但又与张伟不同,同是人缘好,张伟喜欢的是主动交友,整个年级的人似乎都能说上几句,关系能到何种程度则是另一件事。薛之谦不爱主动招惹别人,尽可能对所有人友善以及拥有几个混的愉快的好友便足矣。


第二年,班里改为单人单座,薛之谦的左边是张伟,正是如此,薛之谦与张伟有了交集。




2


【帮我看着老师哈】
这是张伟对薛之谦说的第一句话,在一节自习课上,张伟照例准备睡觉。薛之谦顺口应下,正准备接着吐槽几句看着张伟已经埋下了头只得尴尬地合上了嘴,才想起他俩还不熟


男孩子之间的关系上升也是一瞬间的事儿,薛之谦本来挺开心旁边坐了个学霸,不出几天,他便发现这个学霸话太tm的多了,上课张伟能一刻不停地在薛之谦耳边念叨,偏偏薛之谦也是个经不住撩拨的人,几句话便被张伟带的聊的火热。


后来薛之谦发现更令人崩溃的事实,每节课结束他都悔恨怎么又跟张伟荒废了人生,而张伟却能在聊天的同时高效听完了课。


为了自己的未来,薛之谦不止一次义正言辞地告诉张伟上课别烦他,张伟撇撇嘴应下,然后上课是不惹薛之谦了,他开始勾搭左边的妹子。轻了不少但还是时刻环绕在耳边的交谈,另一个人已不是自己,却更感烦躁


【你就不能闭嘴认真听课吗】薛之谦皱着眉问张伟


张伟眨巴眨巴眼,突然笑起了褶子【我不听我考的出来啊】


不行了,太欠揍了,薛之谦一巴掌拍过去被张伟握住手腕【哎呀,人家这如花似玉的脸是能拍的吗~毁容了薛你可得对人家负责呀~】张伟不正经地往薛之谦身上靠,好一副小女人模样


男生之间肢体接触再正常不过,薛之谦却在张伟靠过来的时候楞了神,张伟的头发在脖颈处弄的发痒,薛之谦好像闻到了一股香味又不确定


【张伟你快别恶心别人了,走了】张伟被他发小提溜着衣领拎走,这张伟还不老实,一副被强抢民女的模样咬着衣袖冲着薛之谦哭唧唧【官人救我,官人~】


薛之谦对张伟做出被恶心到的表情,看张伟消失在门口将视线投回课本。


张伟身上的大概是奶香,橘子味的?




3


大多数时候,薛之谦都被张伟搞的发狂同时无可奈何,唯一能嘲笑张伟的便是在体育课上。张伟是那种连热身慢跑都摇摇晃晃,跑几步就绊几下的运动白痴,被张伟扯着外衣,薛之谦怀疑这人的运动神经是不是都转到学习上了。


一般的短跑长跑张伟能逃必逃,老师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了测试便是躲不了。


【薛,你等我下】看着张伟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薛之谦答应下


跑了一圈后薛之谦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把张伟忘了,往后看了眼,那家伙不出意外地远远落在最后,不自主放慢了脚步犹豫要不要等等张伟,后桌跑上来一拍薛之谦肩膀【傻逼跑去啊,记成绩的!】薛之谦如梦初醒,无视张伟幽怨的小眼神重新加快了速度。


薛之谦到终点后,张伟还有大半圈,有点愧疚,喝了口水拍开后桌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往回跑去。


【回...回来...干什么...】张伟哼哼唧唧不看薛之谦


【等你嘛,刚才你难道没看到我充满鼓励的眼神吗!】薛之谦拉了把差点摔倒的张伟


【艹,老子近视】





4


比起张伟文化课与体育的极端,薛之谦就显得均衡也平庸很多。薛之谦成绩算好,称不上很聪明也还有点智商,称不上很努力也算认真对待学习,达不到顶尖也能处在班级前列。至于体育,除了跑步算快其他也都只是刚好优秀,而算快的跑步也只是算快罢了,离快还差些许。


薛之谦处在这个班偏重于学习,体育只能说颇为垃圾,运动会自是难找到合适的运动员,他也不是喜欢拼这些的人,在第三年与后桌赌气报了个一千五。张伟调笑着【就您这小身板跑得过那些个人高马大的家伙?】薛之谦偏偏就是个不服输的人,瞪大眼睛盯着张伟【你信不信,我还真能得分】


【得了吧,以为你跑多快呢】


【我不要面子啊......那要我得分了怎么办?】


【哈,你不是总说“叫爸爸”吗,你要是得分我俩叫你爸爸,可以吧?】薛之谦后桌问张伟,张伟点点头【薛要是你得分别说叫爸爸叫啥都行】


薛之谦一瞬间跳过“叫老公”,被自个儿这念头吓到暗暗红了红脸


【叫爷爷】


【叫祖宗都成】


张伟和薛之谦后桌那男生笑着闹开,对薛之谦到底是不信的,毕竟其他班年年包有分名次的人多了去


班主任的宗旨是人人都不能闲着,文笔凑和的张伟毫无悬念的被派去写加油稿顺带去司令台抢个话筒喊个加油。加油稿要求人人十篇起步,张伟本是嫌烦,后看除了这活儿不是巡逻就是打扫卫生唯一得个悠闲的便是管纪律,可惜他本身便是个最不能安静的主儿,想来便还是默默接受写稿子,毕竟网上抄抄一大堆,当然抢话筒这活他是不打算参与的、


一身短衣短裤站在起跑线,转转头看看身边那一个个身高马大衣着专业运动衣的男生们饶有介事地做着准备活动,薛之谦有点不安了,虽说尽力就好,可这一看......自个儿可怎么也不会是这些个大汉的对手,想起对张伟他们夸下的海口,这可真是没回头路可走了


而跑起来后薛之谦是脑子近乎一片空白,随着发令抢迸发出的加油呐喊声,一瞬间的嘈杂,接着所有喧哗都远去了,薛之谦听着自己的喘息声告诉自己快点再快点。接近最后的冲刺,薛之谦前面有七八个人,得分确是无望了,他有一瞬间的疲倦,而在那刻,操场上响起一道清亮的大喊【薛之谦,跑啊!】,是张伟,薛之谦几乎没有思考就判断出是张伟。而就是那声【薛之谦,跑啊!】,力量瞬间注入四肢盈满心尖,跑啊薛之谦,往前跑啊,你怎么可能放弃!快快快!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拉近,超越,冲过终点!同学涌上扶住他,全是赞叹,薛之谦却毫无力气反应,他想着为什么唯独就能如此清晰地分辨出张伟的声音


【薛,厉害厉害厉害!】回去的途中迎面撞上笑吟吟的张伟,比起被众人簇拥的恍惚,当张伟出现在眼前,那人眼里点点的敬佩竟让他无比骄傲


【叫爸爸】薛之谦听到自己喘着气吐出三个字




5


相较其他同龄男生,薛之谦颇为细腻,青春期的少年总是在正负能量间徘徊,他没有告诉过别人失眠的事,那深夜寂静中悄然袭来的绝望。早上的一包咖啡是日常,他不敢让身体不好的妈妈知道,只能家里带一杯热水在上学路上泡。薛之谦并不喜欢咖啡的味道特别是这种速溶咖啡,恶心到干呕是常事,但他不容许毕业班的自己在课堂上昏昏欲睡。


薛之谦以为张伟是个开心的人,至少在他所认识的人里,张伟看起来是最没心没肺的。他曾突兀【你为什么总能这么快乐】


【快乐?】张伟第一次在薛之谦面前出现愣神,颇为僵硬地扯起嘴角,装作平常一样趴到薛之谦身上【嗨,人生嘛,不痛快的事那么多何必遭罪自己,薛你不快乐?】


不快乐,薛之谦无比清晰地明白自己一点都不快乐,他的不快乐足以把他逼疯,却还要用希望掩盖绝望,却装作没心没肺


薛之谦见到那样的张伟是在一个雨天。
全世界仿佛只剩下雨声,薛之谦恍惚间想到世界末日,倘若这是最后一天,他是否留有遗憾?薛之谦并不怕被淋湿,撑着伞以平常速度走着,四周不停有人跑过,冷风吹过脖颈,冷意从那沿袭侵入心脏,无意识踩过一个个水坑


到了楼下收了伞,甩了甩水侧了眼看那沾上水珠的地,那个角落里黑色的身影才落入眼中。雨滴飘入轻打在脸上,一滴水珠落在睫毛处,眨巴眼任由水珠落下【张伟?】


那人浑身都是湿漉漉的,抱着膝缩在墙角,张伟抬起眼看他,连眼睛也是湿漉漉的,水珠顺着刘海落下【薛...】开口便是带着弱气的哭腔


在这个满是水的时刻,薛之谦竟觉得喉咙干渴,他匆忙在裤子上擦了擦没拿雨伞的手冲那可怜兮兮的小崽子伸出


薛之谦以为自己沉溺于深海,被刺骨的寒冷包围,张伟是那遥远不可及的阳光,而后来他却不经意发现张伟同样是那最静的海只是用最狂的风掩盖。他不懂张伟,但能从张伟身上看到自己





6


薛之谦没跟任何人说起那天的张伟,第二天张伟便又回到了没心没肺的状态,薛之谦曾怀疑那是否只是他的幻觉


后来又调了座位,张伟在薛之谦隔了一列的前面,薛之谦现在这个位置刚好看到张伟的半张侧脸和后脑勺,而他的右边是第一年与他同桌的女生。那是个齐耳短发有点肉肉的蛮可爱的女生,当初同桌期间关系还蛮好的,换了座位也就交往少了很多,渐渐也不熟了,只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提到并不少,只是因为她是他班里可以被起哄的绯闻者。其实薛之谦并不明白,他和她怎么就被凑一起满足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少年少女们的无聊趣味了。


薛之谦趴在桌子上看着张伟的背影发呆,在他意识到自己对张伟不一般的感情后过了很久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无措。他没想过怎样,却还是在此刻觉得离张伟好远,窒息的孤独又涌来,算了吧薛之谦




7


【小两口别聊啦,借用下你家薛呗】张伟在薛之谦前面坐下


和那女生聊天的薛之谦皱着眉看向张伟,别人开他和那女生的玩笑他只是无奈,唯有张伟,是莫名的愤怒感。张伟也许是不解薛之谦眼里的愤怒,错开薛之谦的目光,调笑着看向那女生


【张伟你乱说什么,你要找薛之谦你找,管我什么事,他怎么就曾我家了】那女生不动声色地回击


【哟,你还嫌弃我们薛呢】张伟笑嘻嘻地摸上薛之谦的脸【看看我们薛,多好看,全世界最好看,便宜你了~】


拽住张伟乱摸的小爪子,薛之谦一脸嫌弃却难免乱了心


【是是是,你薛最好看,你俩在一起多好】那女生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


那女生曾告诉过薛之谦,班里她最看不惯的就是张伟,整日里没个正行,最重要的是说不过他,这点薛之谦倒是认同


女生说【其实薛之谦你和张伟挺像的】薛之谦挑了挑眉表示惊讶【你俩都自来熟,归根到底都是好相处的人,但是不一样的是张伟一看就让人觉得好亲近,薛之谦你第一眼会让人觉得高冷哈哈,就是有点冷漠,你知道你带着黑镜框嘛,我们校服又是白衬衫,你又面无表情简直就是朵高岭之花】


【噗什么鬼啦】薛之谦有点震惊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同时也觉得搞笑


【是的啦,我隔壁班的一朋友一脸花痴地跟我讲 你们班那个黑镜框的高冷小哥哥简直就是我理想型 哈哈】女孩也笑了【我真的花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她讲的是谁,我跟她讲,你要跟他相处一分钟你就不会觉得他高冷了】


【魅力太大没办法】薛之谦仿佛打开新世界大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高冷形容我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啊哈哈】


【神经病别笑了】女生无奈地看着薛之谦笑的前俯后仰【但其实比起不正经,那样的你好像更真实,张伟也是一样】


【怎样?】女生笑吟吟地看着愣住的薛之谦


薛之谦突然意识到,他似乎仗着女孩喜欢他自欺欺人般与之相处,理所当然地接受女孩的所有帮忙,他以为她善良,而女孩只是因为喜欢他,他从不知道或是刻意忽略明白。他是如此可恶,薛之谦突然有些惶恐,那张伟呢?也一样吧,不喜欢他却仗着他喜欢他


薛之谦像泻了气的皮球,他是那般沮丧。





8


薛之谦怎么也想不到,在第三年的最后一个月,他和张伟的座位又近了,他坐张伟前面了,张伟还是好不疲惫地撮合他和那女生


【张伟,我不喜欢她,你别讲了】薛之谦只感烦躁,扶了扶镜框,自暴自弃恶狠狠瞪了张伟一眼【你是不是喜欢她啊,肉肉的女生多符合你条件】薛之谦是知道的,张伟喜欢肉肉的女生


张伟其实女生缘很好,完全不亚于薛之谦,这薛之谦同样明白。薛之谦在第二年参加过一音乐社团,认识了一学姐,人蛮不错的和很多人都闹的开,也给了薛之谦很多帮助,熟倒算不上很熟。令他意外的是一次放学小学姐凑上来向他询问张伟【你们班那个张伟介绍给我认识呗,上次看元旦汇演看他唱歌酷毙了】薛之谦想起那个一天到晚耍赖小孩子性子的小王八,简直怀疑他俩说的是不是一个张伟


薛之谦敷衍着小学姐连手机号都不肯透露,却还是忍不住告诉了张伟


【胸围多少】薛之谦记得张伟的反应


【你脑子里还有别的东西吗!】


【那长得好看吗】


【滚】


薛之谦没想到小学姐这么生猛,直接来班里截人,张伟别别扭扭地跟着出去,后来倒再也没见过小学姐来找张伟,但薛之谦从此有了个能回击张伟的人


【我看小学姐不错啊,波涛汹涌~多符合你要求~】


【呦~您这是看上她了呗?给你多合适~不和朋友抢女人哦~】


【不不不】薛之谦想起和小学姐的那次争论外表和内在哪个更重要,对方斩钉截铁称内在算什么外表好看就行啦,他倒是默默在心里吐槽对方也没长多标志。还记得社长曾跟自己吐槽过个事儿,他有段时间被学姐骂了好久只是因为他说小学姐三观不正,后来小学姐跟他道歉说是以为社长说她五官不正,没错比起精神攻击小学姐更在意外表攻击,薛之谦当然也记得当时自己哈哈哈了很久。薛之谦倒不是偏见颜控,喜欢好看的没有错个人爱好罢了,只不过他实在看不起只看颜的【我不会喜欢肤浅的人】


【我很深刻】


听了张伟这话,薛之谦愣了,喂,您可别是在撩我啊,我可不经撩


【你深刻个屁】薛之谦说完便一脸冷漠地转了回去,他想只是随口接的话他也能想多可如何是好。







9


薛之谦其实并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张伟,他们和所有男生一样整日闹着没个正经,时常会对张伟的不可掌控产生烦躁厌恶之感,却还是能感觉到张伟隐藏的善意并为之触动。


他和张伟太像了,惺惺相惜却无法更近





10


考完后,最后一天呆在那个有着三年记忆的教室,互相交换着同学录。薛之谦其实觉得同学录这东西并无多大意义,不过留个念想也好,他要回南方了。


张伟给所有人都洋洋洒洒写了许多不正经的话,唯独给薛之谦的只有一句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祝顺利


薛之谦想着一切都结束了,他的三年生活,他对张伟的所有暗恋,他的白痴幼稚矫情。薛之谦大概永远会记得给张伟写的那句


即使我们各奔东西,你也要继续色彩斑斓


和以往并无不同的令他恐惧的深夜他在草稿纸上写了无数遍,只为送给张伟最完美的一句话,他留了名字与日期,这大概是他最漂亮的签名。




11


张伟喜欢薛之谦吗,或者,张伟知道薛之谦的喜欢吗,薛之谦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薛之谦并不介意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互相遗忘,而在那年那日那分那秒,他们是朋友





→→→→→→→→→→→→→→→→→→→
喜欢的感觉没了,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缺了什么

评论

热度(78)

  1. 源赖光出来挨打及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