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别离开我

十八芦荟:

“一博,以后别这么耿直,容易得罪人,虽然你哥我是很优秀,哈哈哈哈…”
这次录节目一博又被问到xxx和大老师更喜欢谁的问题,一博依旧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大张伟。说不感动是假的,但一博的耿直让张伟想到他年轻的时候,少不更事得罪了很多人,虽然现在还能勉强在圈内混口饭吃,但毕竟过得是不安生。
“你还小,大一点你就懂了。”张伟无奈地拍拍一博的肩。
“我不怕,”一博笃定地看着张伟,第一次看到一博这么坚定的眼神,张伟突然有点慌。“大老师,我会保护你的。”
“auv,我们一博真是贴心!”张伟向来受不了别人对他说这种煽情的话,也就随便开几句玩笑岔过去了。


可一博是认真的。


一博第一次有想要保护大张伟的想法是在去年了,那天他们录完天天已经到了凌晨,可天气不好风雨交加,张伟和一博的航班都不得已被取消了。


“怎么着一博,你航班也取消了?那一起吃个饭呗!”那时他们还不是很熟,虽然一起录了几期节目,但两人之间几乎没什么交流,对大张伟的了解,一博和很多95后一样,仅限于嘻唰唰和倍儿爽,最多多了一起录了几期节目后,生成的嘴贫话多的印象,着实不太美好。所以当张伟提出一起吃饭的要求时,一博本能地想要拒绝。


“你知道吗?我们乐队以前鼓手就叫王文博,跟你就差一个字,不过你可比他好看多了,所以第一次听你名字我就想,嘿,还真有缘!”张伟仰起头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傻笑,“你们这帮小朋友应该都不知道花儿乐队了,以后也就我能流芳百世了,他们仨,谁认识啊。”张伟话说得挺嚣张的,但一博不知道为什么听出了一丝酸楚,正琢磨着怎么回应呢,却听到张伟正给经纪人打电话,“刘迎,一博跟咱一起吃,你再多订个座!”得,现在想拒绝也拒绝不了了…


吃过饭张伟又招呼大家去酒吧,一博想起他在网上看到说张伟私下不爱去酒吧只爱在家看书的传闻,心里一阵鄙夷,但终究不好驳了前辈的面子,也只得跟着去了。


“你一定不知道我是怎么出道的吧,就在这种地方,迷迷糊糊唱了几首歌,听到欢呼和鼓掌就昏了头,把自己给卖了,嗯…算算正好是18年了。”张伟眼神失焦地盯着前面,一博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突然他站了起来,走过去向刚下台的驻唱歌手借了把吉他,“今儿也算是我出道纪念日,哥哥给你情景再现一下。”张伟说着便上了台。


一博从来没见过张伟这么认真唱歌的样子,印象中他从来都是穿得五颜六色在台上跳来跳去,每次上台都能让全场燥得跟过年一样,甚至可以说,有点吵。但现在,一博看着台上的人轻轻拨着吉他弦,清亮的歌声直直地从他喉咙里飞出来,缠绵不休地在一博耳边环绕,一点一点侵入他的心脏深处,一博听得有点晃神了。


一阵欢呼把一博拉了回来,一博看见台上的人挂着吉他,眯着眼笑得跟个孩子一样,扯着他宽大的吊裆裤冲着台下捧场的观众行礼,和他对视的时候还挑衅地冲他挑了挑眉,恍惚间,一博以为他真的穿越了,回到了18年前,见证了一个少年人生轨迹的改变。


“为什么后来不唱这些歌了呢?”一博看着张伟,疑惑地问。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你总得为你做过的傻事承担后果。”
一博当时不懂这个答案的意思,但他看着张伟无所谓似地吐出这句话,看着他的喉结应着闪光灯的节奏移动,看着他眼角出现了亮晶晶的东西,映着彩灯的颜色就好像一颗好看的钻石糖,他突然很想抱住眼前这个男人,很想去尝一尝他眼角的钻石糖,很想把他拥在怀里护在身后,让所有不堪的事再也触碰不到他。


所以说,一博是打从那晚开始,就立誓要保护这个比他多活了半辈子的男人了,一博想着,他比他年轻这么多,总能替他挡点什么,不过这么长时间以来,一博除了坚定不移耿直到底地表示他对张伟的支持和热爱,似乎也没能帮上什么忙,所以多少也有些懊恼。


“你别离开我!”张伟突然回头冲着正走神的一博威胁道,一博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愣在那。
“怎么还给吓傻了?我说你也不用保护我,不离开我就行~”张伟又重复了一遍。
“哎!一定不离开!”


这次应该是真的吧,张伟暗自想,不过假的也没关系,能陪一段是一段呗,起码身边又有人了。


原来这么多年,他还是没习惯孤独。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