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迷糊模糊稀里糊涂:

——

对不起,别拦我,我想开个车

——


张伟认识王一博时,他是个19岁刚成年没多久的少年,闷闷的,话少,但心地善良纯真,是个积极向上的男孩儿,很是招人喜欢,做节目时也总带着玩,刚开始没想那么多,之后却奇妙的玩的熟透了。

后来他领了奖,张伟觉得得去恭喜他一下,恰好途经王一博的住处,输入好的信息又被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了。

见时王一博头发中分,表演后的眼妆未卸,抿着嘴不说话的样子着实令人发冷,张伟熟知他心性,并未察觉到什么不同,笑着就靠了过去,“一博你行啊!得奖了吧,恭喜恭喜恭喜。”王一博别过脸,让张伟进屋,他今天本就高兴,现在看到眼前的人是兴上加兴,可没人看出他到底有多高兴。

“王一博你这衣服厉害了,跳这舞带劲儿啊,你瞧这些姑娘喊的。”张伟刷到饭圈拍的视频和图片,笑着调侃王一博。

“大老师你过来带东西了吗?”

“没有。”张伟一愣,淡淡开口。

“那,那我能要个吗?”对着张伟总是说不出下流的话,他这个正青春热血的年纪,总让人觉得自己是腼腆可真一点也不让他满意,他径直走向张伟。

“要什么?”

“我要什么你都给吗?”王一博直勾勾地盯着张伟,张伟有点心慌,“我有的都行。”
“那你呢?”

是什么样的场面?王一博记得张伟是抓起手机就准备逃之夭夭,但躲不过他腿快给拦住了,把他拖进卧室,压在床上就一阵乱肯,王一博也不懂从哪里来的勇气,做这样的事,到最后不知怎的不明不白的就妥协了。

大抵他本就对我有意。

他抱起张伟,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撩起上衣,唇轻轻擦过张伟的肌肤,不亲不咬,就那么诱惑着,张伟很是不好意思,但这个姿势让他有些许心慌,那悬空的感觉不好受,就伸开双手像是奉上自己似的勾住了王一博的脖子。王一博双膝跪在床上,上衣松松垮垮的,领口大开,彼时已入暗夜,黑夜是最好的屏障,遮住了不可描说的东西,王一博微微顶动腰胯,每一下都令人欲罢不能,衣服还缠附在身上也不急着脱,只是倔强的撩拨着,他不信张伟不喜欢他,他不信张伟没反应。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俩人暗暗较劲,也不知较劲的是什么,喜不喜欢?这时候跟喜欢搭不上半毛钱的边,较劲的大概是男人的象征,谁上谁下一般都是这么分出来的吧?大张伟在心底悄摸摸地想着。

王一博摸够了,亲够了,感受到怀里软了的身子骨,把手一路向下滑进了对方的裤子里揉捏着,张伟想做出阻止也来不及了。反抗不能只好享受,他把手也伸了进去,握上王一博的手,可总感觉使不上力,或许是因为王一博还年轻,用手正熟练的缘故。

要到了,张伟此刻突然意识到严重的问题了,他泄了那谁来上呢?该死的,只顾着舒服却落入了这小子的圈套,这下是进退两难了。

“王一博,王一博…”像是含了糖说话,黏糊糊的,王一博觉得再不脱裤子,他的小兄弟可得闷死了,于是他不理会张伟要拉开他的手,满脑子想的就是让张伟早点射。
趁着他没力气的时候,王一博把他扒了个干净,自己的小兄弟也给解放出来,他把事先准备好的东西一点点推入张伟的身体,怀中的人一个怔愣,抖着腿问他:“能不能让我躺下,我没力气了……”只是跪着而已都坚持不了吗?王一博皱眉,搂在腰上的手又收紧几分。

那只做坏的手还在继续,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张伟的腿在打颤,原本搂住脖子的手无力的挂着,头也靠在了王一博的肩上,王一博腰板挺得直直的,额角汗珠滚落,还要多久?还要多久?真是麻烦。

“一博!一博!等等!”应该是恢复力气了,张伟着急开口,抓住王一博的手腕。哎,后悔自己没狠心,王一博停住动作,歪头吻了吻张伟的脖子示意他继续说。“我,我,我可以了!”话音刚落,身体里的那个手指就往里探了探,对着某处一个按压,张伟又软了身子没了动作,王一博也不等他废话想方设法艹他,就挺身把小兄弟送进去,还是有点紧。

进入一半,张伟的眼泪猝不及防从眼眶滑落,王一博瞧了瞧他,终是忍住了没动弹,他把张伟往上提了提,腰也放松下来,为了让张伟舒服些。

一遍遍亲吻张伟的脖颈,汗水浸湿了白色的衣衫,“可以了吗?可以了吧?”语气有些焦急,张伟听着也知他忍不了了,正准备抬手拍背示意,王一博就先进去了,张伟呆了片刻,抬着的手转成急促的拍打,“退退,退出去点!”太深了,这个要命的姿势,“不。”王一博果断拒绝,他那么怕疼,照着他的意思,何时是个头。

“不行,一博,不行…”王一博往上顶顶胯,张伟仰着头,眼睛睁大又微眯,像是害怕的,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把王一博拉的贴的更近了,好像这样能缓解他吊着的心似的。

“大老师,张伟,你放松点,我有点疼。”王一博摸摸张伟的臀瓣,两手拖着光滑细长的大腿又挺了挺身,试图让张伟早些适应。

“啊呀,哼唔唔…”张伟委屈的哭鼻子,奶音细细碎碎,王一博颇为无奈,按下张伟的头亲吻着他的唇,翻了个身让他躺在床上,“这下行了吧,你别叫我停了。”我怕我真的会停下,比起你,我会更心疼。

王一博慢慢地耸动,嘴巴停留在张伟的锁骨处舔舐,只有一双手不安分的动作着,展露了他焦躁的内心,他抓起张伟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我热,帮我…”手掌触碰到胸口,还没脱的白衣衫早已湿透,张伟微仰起身,眯着眼瞧着王一博的发顶,轻轻地一颗颗解开衬衫的纽扣,替他脱了上衣。

背上的小手胡乱地动作着,王一博觉得小腹涨得很,他等不及了,双手沿着腰线滑至臀部,往上一抬就狠狠抽动起来,张伟没反应过来,僵着身子,死尸一样躺着毫不配合。

“大老师…大老师…”王一博直指目标,每一下都对着张伟的敏感处,可张伟只是开始时的酥麻颤抖就不反应了,王一博有点懊恼,是不是嫌弃他没有经验?

把张伟抱起,依旧跪坐在床上,对张伟的没反应很不满,但王一博不好说,只能更加卖力,张伟觉得下面涨涨的,刺激的他不知是该继续还是该停下,身子随着王一博的挺动在他身上沉沉浮浮,他搂紧王一博,终是开口求饶“慢,慢点,太快了…一博,慢…再慢点。”

“那,那你,叫给我听。”王一博说的小声,明明是因为害羞的小声,听着却霸道的不行,张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尴尬地没有搭话。

王一博心情突然郁闷了,没处发泄就只好努力挺腰身,张伟很想哭,太深了,太深了,他真的受不了啊。“啊啊啊…哈…嗯…”本想张口随意叫那么几声让王一博慢下来,谁知一张口“啊”之后就不受控制的呻吟起来,张伟臊的赶紧闭上嘴巴,咬着唇不说话。

王一博也随即停下了动作,肩膀抖动着,笑意憋在胸腔里,闷闷地传进张伟的耳朵里,张伟气的扶着他的肩离开,王一博猛的压下他,张伟又坐了回去,“哈…”呻吟声也跟着从嘴边溜出来了。

“大老师,舒不舒服?”

“再…再慢点就…就舒服了。”

“这样呢?”王一博抬起张伟的腿,搂紧他的腰,让两人的结合处贴合的更紧密,张伟此刻头只能仰着,身子骨不柔软的他浑身不自在,知道是王一博欺负他呢,不搭话只默默忍受。

王一博看他犟的很,就着这个姿势爽几下,张伟疯了,这样下去腰大概是不行了,“别别别,你停下,我舒服,舒服。”

“真的舒服?”

“嗯。”

“有多舒服?”

“……”

“那要快点吗?”

“……嗯”

哪里还敢说“慢点”,张伟心里咒骂着王一博,不知天高地厚,自己爽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

“张伟,张嘴,出声啊。”王一博捏住小张伟,得寸进尺。

张伟讨厌床上的王一博,非常讨厌,他总是让他做他认为男人不应该做的事,可偏偏自己也得趣,所以他非常讨厌他。

第二天早上,张伟醒来后听到王一博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王一博平时好像总能这样,下了床好像恭恭敬敬的白牡丹,上了床就是染了红的妖艳的大牡丹,张伟抿着嘴,轻轻下床收拾自己。


(〃ノωノ)

评论

热度(65)

  1. 源赖光出来挨打不安分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