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赖光出来挨打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迷糊模糊稀里糊涂:





“她是你女朋友了吗?”


 


“还不是。”


 


“还不是就是正在是咯,我的情报果然没问题,就是有个时间差。”


 


什么时间差,根本是无中生有好吗,我有说那是约会吗?为什么一个三十三岁的大男人还这么八卦?白敬亭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对着大张伟柔和地笑了笑,并不打算对这个话题做进一步回答。不过现在时机很好,有个问题倒是可以试一试。


 


“你吃了吗?”


 


“什么?”突如其来的真是莫名其妙。


 


“你喜欢我吗?”


 


大张伟不为所动,咬着汉堡一脸愿闻其详的样子。


 


“你吃了吗?”白敬亭摸摸鼻子,心虚的解释:“这是我告白的方式。”


 


“我去,你这样人小姑娘能答应吗?”


 


答应什么啊答应,我这是在向你告白,不过显然大张伟没感觉出来,这样也好,他是个谨慎小心的人,不能随便就说“我喜欢你,愿意同我在一起吗”,不然拒绝来的匆忙,下次就没法再见面了。幸好,幸好这个人没有在意,倒是把他的台阶都给铺好了。


 


“没有。”白敬亭用勺子喝了一口香菇鸡汤,好难过,但是没办法。


 


“你用这话表白?表白门口下棋的大爷和广场跳舞的大妈的吧?依我看傻子都不会答应你!”


 


可不嘛,白敬亭还沉浸在香菇的痛苦里,突然被大张伟的话给逗笑了,你不就是那傻子。


 


“你还笑?你还笑!”大张伟虽然恨金子埋在土里不发光,但毕竟他是个对盛大舞台和漂亮姑娘感兴趣的人,所以眼前这个漂亮的男孩就勉强照顾一下好了,不是谁说的,漂亮的男孩子也是一种奇迹,比漂亮的女孩子更加难得吗?就这么用尬理说服自己的大概全天下只有他一个了吧。正当他仰头感叹自己怎么这么好,这么善良,这么优秀的时候,余光瞥到白敬亭,忽地翻着白眼想要和他划清界限,那句宽慰人的话可不就是从眼前这个白白净净亭亭玉立的人口里说出来的?


 


“喂,我说啊,你追女孩儿得讲究浪漫。”


 


那追男孩呢?白敬亭没有抬头,因为香菇实在是太难吃了,可是对面的人喜欢喝这鸡汤,但是已经点了很多,他吃不下,在几分钟之前把碗推到他面前,“这鸡汤特别好喝,好喝到味蕾初恋!你尝尝,尝尝!”他的眼睛亮亮的,白敬亭知道那一刻他的心乱了,然后他接过大张伟为他盛好的汤喝了一口,瞬间又淡定了,这下好了,他的味蕾开始失恋了。


 


“要不是看在你长得…还行,你是我兄弟,又这么亲切,我才不教你勒!”他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好像准备说他的奇思妙想了。


 


白敬亭又喝了一口鸡汤,他自认他的表情管理系统超强大,因为现在的舌头和内心实在是太苦了,做人果然不能太亲切,不然会心酸又心碎,早知道就直接说自己讨厌吃香菇好了。


 


“呐,首先,你的撩妹准则是什么?”


 


白敬亭思索片刻,他是个正经的人,所以他不太会撩妹,对于处对象这事,他奉行三不主义,不拒绝,不联系,不负责,啊,错了,他是个正经严肃的人,是:“不主动,不随意,不将就。”


 


大张伟听了这话有些不是滋味,“什么叫不主动?难道你要女生暗戳戳地对你做浪漫的事儿感动你先?什么叫不随意?你以为两人对眼是签合同?还需要考虑多久?什么叫不将就?你是找女朋友还是找喜好对应的完美机器?要不说是个榆木脑袋,向别人告白居然用“你吃了吗”,简直笑死人了好吗!”


 


看着他有些怒意的脸,白敬亭觉得香菇鸡汤也没那么难以下咽了,他张嘴刚想解释他所理解的“三不”,就被堵住了。


 


“小白啊,你喜欢人家就要去追,不要装矜持。”


 


白敬亭被噎的一时不知说什么,什么叫装矜持?他没有这种喜好和打算。


 


“不过你到底是喜欢鬼鬼多一点还是喜欢小彤多一点,你可不要脚踏两只船,一边比较一边耗。”


 


什么跟什么啊,跟你说话就好像左心房吐槽右心房,却同时冒粉红泡泡,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呀,我只喜欢你一个啊。


 


“你怎么不说话?”大张伟不满意了,就只有他一个人操心,当事人反倒做成了旁观者。


 


“比我小六七岁的会有代沟,比我大的会嫌我不成熟。”


 


“不会的,你怎么还八股起来了?你不要嫌弃自己,你很好啊,六七岁怎么了,关键是看感觉,你觉得行觉得适合那就在一起,要是感觉不行,那就算同年同月生的也过不下去啊。”


 


他没嫌弃他自己,他说的是实话,要嫌弃也是别人嫌弃,“六七岁的行的话,那十岁的呢?”


 


大张伟一愣,“男的女的?”


 


“男的。”白敬亭想了一下。


 


“那可以啊,成熟稳重疼老婆。”


 


“我是说男的小十岁,不过他确实成熟稳重疼老婆,这样也可以吗?”白敬亭对着大张伟的眼睛又说了一遍。


 


“那……那我不知道了,要看女的喜不喜欢他啊。”


 


白敬亭有些失望,但是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起码现在十岁差他是不介意的。


 


鸡汤喝完了,饭也吃好了,又该分别了。本来有些好了的心情又有些失落了,白敬亭笑了笑,“行吧,下次再见。”但请不要说“有空再见”,那样我会觉得要等好久。




该怎么约他呢?说我找到一家特别好吃的饭馆?不行不行,他一个只爱音乐不爱美食的怎么可能会赴约?再说了,我以这个理由邀约果然不会成功,他完全不会理会啊。


 


哎,白敬亭深深地叹了口气,才刚分开就开始想再见面了,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一周接着一周过,都是没有你的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白敬亭对着微博发了好长时间的呆,最终决定还是打电话过去问一下,“喂?”


 


“啊,这么晚找我有事?”


 


白敬亭下意识拿离手机看了下时间,9点24分,很晚?大概他只是意外接到我的电话罢了,“啊,是这样,你不是做音乐的嘛,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知道你没时间,不是让你教我,我主要还是想尝试着重燃旧梦,请你提点建议。”


 


这边大张伟皱眉,怎么说话这么客气外加小心翼翼?“你不是说你想制片了吗?”


 


白敬亭心里一喜,原来有的话,我说过,他也能记得,“是啊,但是想问你点音乐方面的问题。”白敬亭依旧面不改色地撒着谎。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过来吧。”大张伟不以为意,他认为白敬亭过不了多久就忘了,索性应着他,匆匆挂了电话会好些,因为他有个歌还在录。


 


什么时候有时间的人是他吧,既然这样说的话,我管你是随意的还是认真的,反正应允了,就算没有书面凭据,口头承诺也算承诺,白敬亭严肃地分析着,说自己后天就回北京了,约好晚上8点见面。


 


他说完就在等大张伟的反应,害怕他突然看出破绽,然而没有,大张伟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就说他还忙,先挂了,白敬亭对着手机有些惆怅,期待他察觉出异样又不愿他察觉,这样的心情到底要陪伴到什么时候。


 


因为实在太晚了,本来约定的餐馆都关了门,白敬亭下了飞机往这边赶的时候就看到街上有个游荡的灵魂,既心疼又担心,既心喜又自责,“你怎么还在这儿呢?”


 


“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手机忘记充电了,也没记助理电话,我还跟他们说了你会送我回去的。”


 


“不好意思啊,我没想到今天飞机晚点,实在抱歉耽误你这么长时间。”白敬亭严肃地解释着,搞得大张伟觉得氛围怪怪的,他也没怪罪他呀,怎么道歉还没完没了了?


 


“我没事,就是多等了一会儿而已。”


 


 


白敬亭盯着他带着黑色帽子抬头仰视的脑袋好想揉一揉,但是他忍住了,“你怎么在这方面粗心大意呢?要是我今天晚上不过来了你怎么办?”


 


“没关系,我打车回家就好了,再说你不是过来了吗?”


 


白敬亭有些气,他这不是在问问题好吗?他只是在讲道理之前的语气铺垫,这叫开场白。不过他没有责备大张伟,一方面是没立场,一方面是不忍心,他暗暗牢记,等哪一天他成为他男朋友了,一定压着他让他把全家的号码都背下来,以免类似不常出现的情况发生。


 


“那现在跟我回家?”


 


“嗯。”大张伟本来还在想是不是该问一下是哪个家,但是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直到车停了才觉得自己的问其实很有必要。


 


“你还没吃饭吧?”


 


“嗯。”要怎么说我想回家呢?大张伟皱着眉坐在沙发上老觉得不自在。


 


“那我下碗面吧。”白敬亭厚着脸皮继续说,只要对方没说破,他就没有错。


 


“嗯。”


 


白敬亭时不时抬头看一下客厅,大张伟拿着充上电没一会的手机和别人聊着什么,弯了弯嘴角,很安静,很乖巧,很可爱,他很喜欢。


 


“吃饭了。”


 


“哦。”大张伟放下手机,站起身顿了几秒,想了想转身去卫生间洗了个手。白敬亭望着他的背影失笑,这个大男孩真的是三十三岁吗?果然是需要一个稳重点的人照顾的吧。


 


坐上饭桌,大张伟瞧着自己碗里的肉和鸡蛋,动了动筷子,夹了些肉放到了白敬亭全是面的碗里,“你也吃点啊。”


 


白敬亭突然脸红了,这样被关心让他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他怔了好一会儿才低下头吃面,脸都要埋进碗里了,大张伟觉得好笑,“你害羞?原来吃东西也会害羞哦。”


 


“我没有。”白敬亭一本正经地辩解,他只是有些兴奋。









评论

热度(44)

  1. 源赖光出来挨打不安分 转载了此文字